第六百八十章 残酷的现实

下载免费读
银色的天穹,随着那一声蛮灵的吼音,整片天地动荡,乱石飞空,神光炸裂,如末世的前夕,毁灭的浪潮一股股的席卷而来。
  “这是,真蛮?”梵族神子抬头,他能看到,这天地的一处,有一个庞大身影。
  这个身影背负着一座苍茫的古山,他的脚踏在大地上,他的头顶住了这片苍穹,一声吼音传出,如震碎了万古岁月。
  “负山的罪族,便是真蛮又如何?!”
  梵族神子大笑,盯着那庞大的身影,整个人的身子散发出炽热的光芒。
  这是一种血脉之力,伴随着古老的语言,像是颂咏,又像是一种大道古音,传遍诸天。
  庞大的身影在下一刻停驻,空洞的眸子中流出了血色的泪,随后整个身影于刹那间溃散。
  “这不可能!”蛮子仰天一吼,不甘的怒火冲霄。
  他以九成的蛮血,燃尽所有,便是唤出远古蛮灵,以之一击毙敌。
  这种力量,超越了大尊的境界,便是三劫之上的玄尊都不可能挡住,有近圣的威力!
银色的天穹,随着那一声蛮灵的吼音,整片天地动荡,乱石飞空,神光炸裂,如末世的前夕,毁灭的浪潮一股股的席卷而来。
  “这是,真蛮?”梵族神子抬头,他能看到,这天地的一处,有一个庞大身影。
  这个身影背负着一座苍茫的古山,他的脚踏在大地上,他的头顶住了这片苍穹,一声吼音传出,如震碎了万古岁月。
  “负山的罪族,便是真蛮又如何?!”
  梵族神子大笑,盯着那庞大的身影,整个人的身子散发出炽热的光芒。
  这是一种血脉之力,伴随着古老的语言,像是颂咏,又像是一种大道古音,传遍诸天。
  庞大的身影在下一刻停驻,空洞的眸子中流出了血色的泪,随后整个身影于刹那间溃散。
  “这不可能!”蛮子仰天一吼,不甘的怒火冲霄。
  他以九成的蛮血,燃尽所有,便是唤出远古蛮灵,以之一击毙敌。
  这种力量,超越了大尊的境界,便是三劫之上的玄尊都不可能挡住,有近圣的威力!
  可结果,那梵族神子,仅仅释放出血脉的力量,竟引那真蛮灵影溃散!
  “为何,为何啊!”
  “什么罪族,什么负山奴,远古之蛮,乃是接近成道的真灵,谁人可驱使?”
  即便是远处观战的人族众人,都不明白,就是蛮古山修中,也几乎没有人知晓。
  直到下一刻,梵族神子冷笑道:“远古真蛮,只是接近成道的生灵,人族的蝼蚁,可知此蛮背负的山是什么山吗?”
  “那是我梵族一位无上存在的成道山!”
  “可笑的人族,竟连这个都不知道,妄图以真蛮来对付我,区区的负山之奴罢了,如何能违逆我梵族?!”
  蛮子闻言,口吐鲜血,整个人的气势在这一刻萎靡到极致。
  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何梵族神子一开始就说什么负山奴,原来他们蛮古山修,一直以来信奉的蛮,只是这梵族一位存在的坐骑。
  甚至连坐骑都不算上,只是背负罪孽,负山行走的生灵而已。
  “这不是真相,我族的蛮,所负之山乃是一座古帝山,并非是梵族的”蛮古山的一位巨头发话。
  可最后,那梵族神子动用了血脉力量,演化出一幅浩瀚的影像,虽然残破,但在场的人都是何等身份?
  自然能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所谓的蛮,真的是隶属梵族的,被用来负山的生灵。
  “这一代的蛮子吗,该上路了”
  梵族神子冷哼,不愿多言,施展九天十战法的一种大杀术,金色的光芒如天瀑垂落,当场将下面的蛮子轰成血雾。
  就连边上要出手救下的蛮古山大汉,都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禁锢,根本来不及赶去。
  “蛮古山的蛮子,九层蛮血的王,竟然死了?”有人悲恸,这太残酷,被揭露了真相,那位蛮子在最后关头直接失去了所有的抵抗之力。
  这是哀莫大于心死,所有的无敌道心,都在这一刻化为乌有,否则怎么可能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战!”
  金光圣地的圣子出手,驾驭龙车,横行天际,打出成片的法则光环。
  “所谓的九天十战法吗,是否真的盖代,还是两说”金光圣子开口,话音桀骜,如他的行事风格一般。
银色天穹随着那声蛮灵吼音整片天地动荡乱石飞空神光炸裂如末世前夕毁灭浪潮股股席卷而来。
  “真蛮?”梵族神子抬头能看到天地处有庞大身影。
  身影背负着座苍茫古山脚踏在大地上头顶住片苍穹声吼音传出如震碎万古岁月。
  “负山罪族便真蛮又如何?!”
  梵族神子大笑盯着那庞大身影整身子散发出炽热光芒。
  种血脉之力伴随着古老语言像颂咏又像种大道古音传遍诸天。
  庞大身影在下刻停驻空洞眸子中流出血色泪随后整身影于刹那间溃散。
  “可能!”蛮子仰天吼甘怒火冲霄。
  以九成蛮血燃尽所有便唤出远古蛮灵以之击毙敌。
  种力量超越大尊境界便三劫之上玄尊都可能挡住有近圣威力!
  可结果那梵族神子仅仅释放出血脉力量竟引那真蛮灵影溃散!
  “为何为何啊!”
  “什么罪族什么负山奴远古之蛮乃接近成道真灵谁可驱使?”
  即便远处观战族众都明白就蛮古山修中也几乎没有知晓。
  直到下刻梵族神子冷笑道:“远古真蛮只接近成道生灵族蝼蚁可知此蛮背负山什么山?”
  “那梵族位无上存在成道山!”
  “可笑族竟连都知道妄图以真蛮来对付区区负山之奴罢如何能违逆梵族?!”
  蛮子闻言口吐鲜血整气势在刻萎靡到极致。
  此刻终于明白为何梵族神子开始就说什么负山奴原来们蛮古山修直以来信奉蛮只梵族位存在坐骑。
  甚至连坐骑都算上只背负罪孽负山行走生灵而已。
  “真相族蛮所负之山乃座古帝山并非梵族”蛮古山位巨头发话。
  可最后那梵族神子动用血脉力量演化出幅浩瀚影像虽然残破但在场都何等身份?
  自然能从中看出些东西所谓蛮真隶属梵族被用来负山生灵。
  “代蛮子该上路”
  梵族神子冷哼愿多言施展九天十战法种大杀术金色光芒如天瀑垂落当场将下面蛮子轰成血雾。
  就连边上要出手救下蛮古山大汉都被种莫名力量禁锢根本来及赶去。
  “蛮古山蛮子九层蛮血王竟然死?”有悲恸太残酷被揭露真相那位蛮子在最后关头直接失去所有抵抗之力。
  哀莫大于心死所有无敌道心都在刻化为乌有否则怎么可能连逃生机会都没有?
  “战!”
  金光圣地圣子出手驾驭龙车横行天际打出成片法则光环。
  “所谓九天十战法否真盖代还两说”金光圣子开口话音桀骜如行事风格般。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