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天罗十三针

下载免费读
徐灵儿小心翼翼道:“什么要求?”
  
  方中信猥琐一笑:“今晚来我住处,咱俩表演一个小节目。”
  
  他的话让徐灵儿一阵反感,恶心。
  
  但一想到父亲可能……
  
  她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最后她嘴唇都咬破了,才硬着头皮道:“好。”
  
  方中信:“哈哈,晚上见!”
  
  今晚你的长发,将会是我策马扬鞭的缰绳,爽!
  
  挂了徐灵儿电话,他立即给老院长打了去。
  
  不过,电话无人接听。
  
  他随手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不再尝试!
  
  然后他扑到床上一女人身上:“小宝贝,我来啦。”
  
  “春宵一刻值千金,徐大海的性命可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待会儿我就说老院长出差了,然后找个野郎中过去糊弄一番就是了。”
  
  徐家这边,听说方中信找了老院长,个个眉飞色舞起来。
  
  “不愧是大家族子弟,人脉就是广。”
  
  “叶无道那废物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净坏事儿。”
  
  “灵儿,这段时间你可得好好伺候方中信,毕竟你爸能不能当主任,全指望人家呢。”
  
  “说不定他一高兴,还会带你去神帅的出山盛典呢。”
  
  徐灵儿双目微红,一言不发。
  
  刚刚她分明在电话里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叶无道,对不起……”徐灵儿叹气:“或许,这就是命吧。”
  
  而她哪儿知道,被她放弃的叶无道,此刻正在抢救室里救她父亲。
  
  叶无道神色肃穆,双手娴熟的操纵银针,精准无误的刺入徐大海的各个穴位。
  
  隔壁手术室,走出一白衣老者。
  
  他是医院老院长,刚给一病人做完手术,神色疲惫。
  
  经过叶无道所在手术室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眉头紧皱。
  
  “该死,他不是医院大夫,怎么混进来的。”
  
  他下意识的想上前驱赶。
  
  但当他看到叶无道操纵的银针手法时,顿时眼前一亮。
  
  “这……这莫非是天罗十三针?”
  
  “我大夏神帅创造的顶尖针灸术!”
  
  “天,没想到有生之年竟能见识天罗十三针!”
  
  他僵在门口,双目炽热的“观赏”起来。
  
  天罗十三针,非但疗效显著,而且极具观赏性。
  
  渐渐地,病床上的徐大海也苏醒过来。
  
  看到面前站着一身着便衣的陌生男子,徐大海也愣了。
  
  他并不认识叶无道,不知道他就是把自己气出心脏病的“未来女婿”。
  
  “你……你是谁?”
  
  “别动。”叶无道沉声道:“我在为你针灸。”
  
  “针灸?”徐大海愣了一下,继而低头看叶无道为自己针灸。
  
  片刻后,他激动的浑身颤抖。
  
  “天罗十三针……传说中的天罗十三针!”
  
  “我的天,我竟能亲眼见到天罗十三针,甚至是为我本人针灸!”
  
  “荣幸,是我的荣幸!”
徐灵儿小心翼翼道什么要求方中信猥琐一笑今晚来我住处咱俩表演一个小节目他的话让徐灵儿一阵反感恶心但一想到父亲可能她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最后她嘴唇都咬破了才硬着头皮道好方中信哈哈晚上见今晚你的长发将会是我策马扬鞭的缰绳爽挂了徐灵儿电话他立即给老院长打了去不过电话无人接听他随手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不再尝试然后他扑到床上一女人身上小宝贝我来啦春宵一刻值千金徐大海的性命可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待会儿我就说老院长出差了然后找个野郎中过去糊弄一番就是了徐家这边听说方中信找了老院长个个眉飞色舞起来不愧是大家族子弟人脉就是广叶无道那废物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净坏事儿灵儿这段时间你可得好好伺候方中信毕竟你爸能不能当主任全指望人家呢说不定他一高兴还会带你去神帅的出山盛典呢徐灵儿双目微红一言不发刚刚她分明在电话里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叶无道对不起徐灵儿叹气或许这就是命吧而她哪儿知道被她放弃的叶无道此刻正在抢救室里救她父亲叶无道神色肃穆双手娴熟的操纵银针精准无误的刺入徐大海的各个穴位隔壁手术室走出一白衣老者他是医院老院长刚给一病人做完手术神色疲惫经过叶无道所在手术室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眉头紧皱该死他不是医院大夫怎么混进来的他下意识的想上前驱赶但当他看到叶无道操纵的银针手法时顿时眼前一亮这这莫非是天罗十三针我大夏神帅创造的顶尖针灸术天没想到有生之年竟能见识天罗十三针他僵在门口双目炽热的观赏起来天罗十三针非但疗效显著而且极具观赏性渐渐地病床上的徐大海也苏醒过来看到面前站着一身着便衣的陌生男子徐大海也愣了他并不认识叶无道不知道他就是把自己气出心脏病的未来女婿你你是谁别动叶无道沉声道我在为你针灸针灸徐大海愣了一下继而低头看叶无道为自己针灸片刻后他激动的浑身颤抖天罗十三针传说中的天罗十三针我的天我竟能亲眼见到天罗十三针甚至是为我本人针灸荣幸是我的荣幸徐灵儿小心翼翼道:“什么要求?”
  
  方中信猥琐笑:“今晚来住处咱俩表演小节目。”
  
  话让徐灵儿阵反感恶心。
  
  但想到父亲可能……
  
  她似乎只有条路可走。
  
  最后她嘴唇都咬破才硬着头皮道:“。”
  
  方中信:“哈哈晚上见!”
  
  今晚长发将会策马扬鞭缰绳爽!
  
  挂徐灵儿电话立即给老院长打去。
  
  过电话无接听。
  
  随手就把手机扔到边再尝试!
  
  然后扑到床上女身上:“小宝贝来啦。”
  
  “春宵刻值千金徐大海性命可值得浪费时间。”
  
  “待会儿就说老院长出差然后找野郎中过去糊弄番就。”
  
  徐家边听说方中信找老院长眉飞色舞起来。
  
  “愧大家族子弟脉就广。”
  
  “叶无道那废物帮上忙也就算还净坏事儿。”
  
  “灵儿段时间可得伺候方中信毕竟爸能能当主任全指望家呢。”
  
  “说定高兴还会带去神帅出山盛典呢。”
  
  徐灵儿双目微红言发。
  
  刚刚她分明在电话里听到女声音。
  
  “叶无道对起……”徐灵儿叹气:“或许就命。”
  
  而她哪儿知道被她放弃叶无道此刻正在抢救室里救她父亲。
  
  叶无道神色肃穆双手娴熟操纵银针精准无误刺入徐大海各穴位。
  
  隔壁手术室走出白衣老者。
  
  医院老院长刚给病做完手术神色疲惫。
  
  经过叶无道所在手术室时候忽然停下脚步眉头紧皱。
  
  “该死医院大夫怎么混进来。”
  
  下意识想上前驱赶。
  
  但当看到叶无道操纵银针手法时顿时眼前亮。
  
  “……莫非天罗十三针?”
  
  “大夏神帅创造顶尖针灸术!”
  
  “天没想到有生之年竟能见识天罗十三针!”
  
  僵在门口双目炽热“观赏”起来。
  
  天罗十三针非但疗效显著而且极具观赏性。
  
  渐渐地病床上徐大海也苏醒过来。
  
  看到面前站着身着便衣陌生男子徐大海也愣。
  
  并认识叶无道知道就把自己气出心脏病“未来女婿”。
  
  “……谁?”
  
  “别动。”叶无道沉声道:“在为针灸。”
  
  “针灸?”徐大海愣下继而低头看叶无道为自己针灸。
  
  片刻后激动浑身颤抖。
  
  “天罗十三针……传说中天罗十三针!”
  
  “天竟能亲眼见到天罗十三针甚至为本针灸!”
  
  “荣幸荣幸!”
徐灵儿小心翼翼道:“什么要求?”
  
  方中信猥琐一笑:“今晚来我住处,咱俩表演一个小节目。”
  
  他的话让徐灵儿一阵反感,恶心。
  
  但一想到父亲可能……
  
  她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最后她嘴唇都咬破了,才硬着头皮道:“好。”
  
  方中信:“哈哈,晚上见!”
  
  今晚你的长发,将会是我策马扬鞭的缰绳,爽!
  
  挂了徐灵儿电话,他立即给老院长打了去。
  
  不过,电话无人接听。
  
  他随手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不再尝试!
  
  然后他扑到床上一女人身上:“小宝贝,我来啦。”
  
  “春宵一刻值千金,徐大海的性命可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待会儿我就说老院长出差了,然后找个野郎中过去糊弄一番就是了。”
  
  徐家这边,听说方中信找了老院长,个个眉飞色舞起来。
  
  “不愧是大家族子弟,人脉就是广。”
  
  “叶无道那废物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净坏事儿。”
  
  “灵儿,这段时间你可得好好伺候方中信,毕竟你爸能不能当主任,全指望人家呢。”
  
  “说不定他一高兴,还会带你去神帅的出山盛典呢。”
  
  徐灵儿双目微红,一言不发。
  
  刚刚她分明在电话里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叶无道,对不起……”徐灵儿叹气:“或许,这就是命吧。”
  
  而她哪儿知道,被她放弃的叶无道,此刻正在抢救室里救她父亲。
  
  叶无道神色肃穆,双手娴熟的操纵银针,精准无误的刺入徐大海的各个穴位。
  
  隔壁手术室,走出一白衣老者。
  
  他是医院老院长,刚给一病人做完手术,神色疲惫。
  
  经过叶无道所在手术室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眉头紧皱。
  
  “该死,他不是医院大夫,怎么混进来的。”
  
  他下意识的想上前驱赶。
  
  但当他看到叶无道操纵的银针手法时,顿时眼前一亮。
  
  “这……这莫非是天罗十三针?”
  
  “我大夏神帅创造的顶尖针灸术!”
  
  “天,没想到有生之年竟能见识天罗十三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