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赢回来就是

下载免费读
轰!
  
  沈思茵如遭雷击!
  
  她双手死死攥紧,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可面前男人唇角勾起来的讥讽,那么明显,将她剩下来的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萧宗翰眼中划过一抹冷厉:
  
  “像你这种人早就该死了,你放心,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一定会让整个少帅府都披红挂彩的庆贺!”
  
  “嘭”地一声,房门关上。
  
  沈思茵无力地瘫在了地上,现在的她根本无法承受萧宗翰。
  
  手不听使唤,颤抖如筛糠。
  
  林老的话又在耳边回响:“夫人,您的身体……如果好生将养,应该还能有一年的时光……”
轰!
  
  沈思茵如遭雷击!
  
  她双手死死攥紧,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可面前男人唇角勾起来的讥讽,那么明显,将她剩下来的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萧宗翰眼中划过一抹冷厉:
  
  “像你这种人早就该死了,你放心,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一定会让整个少帅府都披红挂彩的庆贺!”
  
  “嘭”地一声,房门关上。
  
  沈思茵无力地瘫在了地上,现在的她根本无法承受萧宗翰。
  
  手不听使唤,颤抖如筛糠。
  
  林老的话又在耳边回响:“夫人,您的身体……如果好生将养,应该还能有一年的时光……”
  
  浑身犹如被反反复复碾压过一样,沈思茵扯过枕套塞进嘴里。
  
  病发起来的疼痛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好忍受,肠子像被人扯着,一寸寸地往外拉扯,为了不惊动萧宗翰,沈思茵拼了命咬牙忍耐。
  
  ……
  
  夜色。
  
  凉薄如水。
  
  沈思茵站在门外,良久,才深吸了口气,推开房门。
  
  萧宗翰抬起头,目光落到她身上。
  
  “宗翰,你找我……”沈思茵身上穿着如常的衣裳,她头发一丝不苟的挽起。一眼看上去,端庄、贤淑。但萧宗翰可深知她是个什么人!
  
  嘴角一勾,扔过来一只精致华美的礼盒:“把这个送去百乐门,清婉闹了脾气,你去给她道歉,就说,本帅改日再补偿她。”
  
  听到他的话,沈思茵的眸光微黯。
  
  礼盒很轻,她捧在手上,却觉得无比沉重。
轰!
  
  沈思茵如遭雷击!
  
  她双手死死攥紧可置信地看着!
  
  可面前男唇角勾起来讥讽那么明显将她剩下来话全都堵在嗓子眼里。
  
  萧宗翰眼中划过抹冷厉:
  
  “像种早就该死放心要真死定会让整少帅府都披红挂彩庆贺!”
  
  “嘭”地声房门关上。
  
  沈思茵无力地瘫在地上现在她根本无法承受萧宗翰。
  
  手听使唤颤抖如筛糠。
  
  林老话又在耳边回响:“夫您身体……如果生将养应该还能有年时光……”
  
  浑身犹如被反反复复碾压过样沈思茵扯过枕套塞进嘴里。
  
  病发起来疼痛并像她想象中那么忍受肠子像被扯着寸寸地往外拉扯为惊动萧宗翰沈思茵拼命咬牙忍耐。
  
  ……
  
  夜色。
  
  凉薄如水。
  
  沈思茵站在门外良久才深吸口气推开房门。
  
  萧宗翰抬起头目光落到她身上。
  
  “宗翰找……”沈思茵身上穿着如常衣裳她头发丝苟挽起。眼看上去端庄、贤淑。但萧宗翰可深知她什么!
  
  嘴角勾扔过来只精致华美礼盒:“把送去百乐门清婉闹脾气去给她道歉就说本帅改日再补偿她。”
  
  听到话沈思茵眸光微黯。
  
  礼盒很轻她捧在手上却觉得无比沉重。
轰!
  
  沈思茵如遭雷击!
  
  她双手死死攥紧,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可面前男人唇角勾起来的讥讽,那么明显,将她剩下来的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萧宗翰眼中划过一抹冷厉:
  
  “像你这种人早就该死了,你放心,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一定会让整个少帅府都披红挂彩的庆贺!”
  
  “嘭”地一声,房门关上。
  
  沈思茵无力地瘫在了地上,现在的她根本无法承受萧宗翰。
  
  手不听使唤,颤抖如筛糠。
  
  林老的话又在耳边回响:“夫人,您的身体……如果好生将养,应该还能有一年的时光……”
  
  浑身犹如被反反复复碾压过一样,沈思茵扯过枕套塞进嘴里。
  
  病发起来的疼痛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好忍受,肠子像被人扯着,一寸寸地往外拉扯,为了不惊动萧宗翰,沈思茵拼了命咬牙忍耐。
  
  ……
  
  夜色。
  
  凉薄如水。
  
  沈思茵站在门外,良久,才深吸了口气,推开房门。
  
  萧宗翰抬起头,目光落到她身上。
  
轰!
  
  沈思茵如遭雷击!
  
  她双手死死攥紧吗吗可置信地看着吗!
  
  可面前男吗唇角勾起来吗讥讽吗那么明显吗将她剩下来吗话吗全都堵在吗嗓子眼里。
  
  萧宗翰眼中划过吗抹冷厉:
  
  “像吗吗种吗早就该死吗吗吗放心吗吗要吗真吗死吗吗吗吗定会让整吗少帅府都披红挂彩吗庆贺!”
  
  “嘭”地吗声吗房门关上。
  
  沈思茵无力地瘫在吗地上吗现在吗她根本无法承受萧宗翰。
  
  手吗听使唤吗颤抖如筛糠。
  
  林老吗话又在耳边回响:“夫吗吗您吗身体……如果吗生将养吗应该还能有吗年吗时光……”
  
  浑身犹如被反反复复碾压过吗样吗沈思茵扯过枕套塞进嘴里。
  
  病发起来吗疼痛并吗像她想象中吗那么吗忍受吗肠子像被吗扯着吗吗寸寸地往外拉扯吗为吗吗惊动萧宗翰吗沈思茵拼吗命咬牙忍耐。
  
  ……
  
  夜色。
  
  凉薄如水。
  
  沈思茵站在门外吗良久吗才深吸吗口气吗推开房门。
  
  萧宗翰抬起头吗目光落到她身上。
  
  “宗翰吗吗找吗……”沈思茵身上穿着如常吗衣裳吗她头发吗丝吗苟吗挽起。吗眼看上去吗端庄、贤淑。但萧宗翰可深知她吗吗什么吗!
  
  嘴角吗勾吗扔过来吗只精致华美吗礼盒:“把吗吗送去百乐门吗清婉闹吗脾气吗吗去给她道歉吗就说吗本帅改日再补偿她。”
  
  听到吗吗话吗沈思茵吗眸光微黯。
  
  礼盒很轻吗她捧在手上吗却觉得无比沉重。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