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你愿意娶我吗?

下载免费读
“嘤嘤嘤...”
  
  朦胧间,李毅似乎听到了女孩的哭泣声,紧接着传来的便是一阵吵闹声,一浪高过一浪。
  
  费力的睁开眼,李毅看着眼前的景象有点发懵!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医院的病房,而是昏暗狭窄的土坯房,空气中也没有了消毒水的味道,反倒是多了一丝淡淡的清香。
  
  透过窗户纸,李毅看到外面围满了人,也隐约听到了这些人乱糟糟的声音:
  
  
  
  “造孽呀,唐雪怎么和李家这个街溜子钻被窝了,咋就这么想不开呢!”
  
  “谁说不是呢?小唐马上就要回城了,这下可咋整?”
  
  “这事儿要是传到大队,你说小唐会不会被拉出来游街?”
  
  “哎,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惜唐雪这个黄花大闺女了...”
  
  钻被窝?
  
  唐雪?
  
  
  
  李毅的混乱的记忆有了一丝清醒,他转头向着墙角那个抽泣的身影!
  
  虽然女孩子的身上围着一张薄被,小脑袋也扎在两腿间,但李毅依旧心神一震!
  
  是她——唐雪,那个让他愧疚了一辈子的女人!
  
  “啪!”
  
  李毅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半边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
  
  疼!
  
  这是真的?
  
  自己竟然真的回到了四十年前?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李毅努力回想眼下的情况。
  
  从外面的情况看,他应该是回到了和唐雪意外滚床单的第二天,并且被人堵在了炕上。
  
  唐雪不是碾子山大队的人,她是三年前从老家秦省插队到这里的女知青。
  
  由于和李毅的三姐李娜关系很好,所以唐雪经常来李家做客,也深得李家二老的喜爱。
  
  就在几天前,唐雪接到县里发来的返城通知,即将结束在碾子山大队的插队生活。
  
  为了欢送唐雪以及其他几个同样返城的知青,碾子山大队为她们举办了欢送会,在欢送会上不少人都喝多了,包括唐雪。
  
  而为了照顾这个喝多了的闺蜜,李娜便将唐雪带回了自己家,并把她安置在了弟弟李毅的房间,毕竟弟弟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睡一晚上也没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李毅竟然大半夜的回家了,且也喝了不少酒。
  
  就这样,李毅和唐雪稀里糊涂的滚了床单!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的几个知青来李家找唐雪,准备收拾东西回城,结果将两人堵在了被窝里。
  
  很快这事儿就惊动了李毅的父母以及村里的其他村民,大家伙此时都围在李毅的房间外看热闹!
  
  木门外,碾子山大队的支书冯凯脸色阴沉的看着一旁蹲在地上的李山魁,语气愤怒地问道:“山魁,你们家怎么能做出这事儿,你让我怎么向县里交代?”
  
  李山魁一言不发,只是猛抽手里的旱烟袋,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反倒是一旁的林母张月红不安的问道:“他大爷,你给想想办法啊,小毅他不会坐牢吧!”
  
  冯凯沉声说道:“要是小唐要告你儿子的话,他肯定是要被判刑的!”
嘤嘤嘤朦胧间李毅似乎听到了女孩的哭泣声紧接着传来的便是一阵吵闹声一浪高过一浪费力的睁开眼李毅看着眼前的景象有点发懵映入眼帘的不再是医院的病房而是昏暗狭窄的土坯房空气中也没有了消毒水的味道反倒是多了一丝淡淡的清香透过窗户纸李毅看到外面围满了人也隐约听到了这些人乱糟糟的声音造孽呀唐雪怎么和李家这个街溜子钻被窝了咋就这么想不开呢谁说不是呢小唐马上就要回城了这下可咋整这事儿要是传到大队你说小唐会不会被拉出来游街哎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惜唐雪这个黄花大闺女了钻被窝唐雪李毅的混乱的记忆有了一丝清醒他转头向着墙角那个抽泣的身影虽然女孩子的身上围着一张薄被小脑袋也扎在两腿间但李毅依旧心神一震是她唐雪那个让他愧疚了一辈子的女人啪李毅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半边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疼这是真的自己竟然真的回到了四十年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李毅努力回想眼下的情况从外面的情况看他应该是回到了和唐雪意外滚床单的第二天并且被人堵在了炕上唐雪不是碾子山大队的人她是三年前从老家秦省插队到这里的女知青由于和李毅的三姐李娜关系很好所以唐雪经常来李家做客也深得李家二老的喜爱就在几天前唐雪接到县里发来的返城通知即将结束在碾子山大队的插队生活为了欢送唐雪以及其他几个同样返城的知青碾子山大队为她们举办了欢送会在欢送会上不少人都喝多了包括唐雪而为了照顾这个喝多了的闺蜜李娜便将唐雪带回了自己家并把她安置在了弟弟李毅的房间毕竟弟弟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睡一晚上也没啥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李毅竟然大半夜的回家了且也喝了不少酒就这样李毅和唐雪稀里糊涂的滚了床单第二天一大早村里的几个知青来李家找唐雪准备收拾东西回城结果将两人堵在了被窝里很快这事儿就惊动了李毅的父母以及村里的其他村民大家伙此时都围在李毅的房间外看热闹木门外碾子山大队的支书冯凯脸色阴沉的看着一旁蹲在地上的李山魁语气愤怒地问道山魁你们家怎么能做出这事儿你让我怎么向县里交代李山魁一言不发只是猛抽手里的旱烟袋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反倒是一旁的林母张月红不安的问道他大爷你给想想办法啊小毅他不会坐牢吧冯凯沉声说道要是小唐要告你儿子的话他肯定是要被判刑的“嘤嘤嘤...”
  
  朦胧间李毅似乎听到女孩哭泣声紧接着传来便阵吵闹声浪高过浪。
  
  费力睁开眼李毅看着眼前景象有点发懵!
  
  映入眼帘再医院病房而昏暗狭窄土坯房空气中也没有消毒水味道反倒多丝淡淡清香。
  
  透过窗户纸李毅看到外面围满也隐约听到些乱糟糟声音:
  
  
  
  “造孽呀唐雪怎么和李家街溜子钻被窝咋就么想开呢!”
  
  “谁说呢?小唐马上就要回城下可咋整?”
  
  “事儿要传到大队说小唐会会被拉出来游街?”
  
  “哎真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惜唐雪黄花大闺女...”
  
  钻被窝?
  
  唐雪?
  
  
  
  李毅混乱记忆有丝清醒转头向着墙角那抽泣身影!
  
  虽然女孩子身上围着张薄被小脑袋也扎在两腿间但李毅依旧心神震!
  
  她——唐雪那让愧疚辈子女!
  
  “啪!”
  
  李毅狠狠给自己大嘴巴半边脸下子就肿起来!
  
  疼!
  
  真?
  
  自己竟然真回到四十年前?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李毅努力回想眼下情况。
  
  从外面情况看应该回到和唐雪意外滚床单第二天并且被堵在炕上。
  
  唐雪碾子山大队她三年前从老家秦省插队到里女知青。
  
  由于和李毅三姐李娜关系很所以唐雪经常来李家做客也深得李家二老喜爱。
  
  就在几天前唐雪接到县里发来返城通知即将结束在碾子山大队插队生活。
  
  为欢送唐雪以及其几同样返城知青碾子山大队为她们举办欢送会在欢送会上少都喝多包括唐雪。
  
  而为照顾喝多闺蜜李娜便将唐雪带回自己家并把她安置在弟弟李毅房间毕竟弟弟已经几天都没有回家睡晚上也没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李毅竟然大半夜回家且也喝少酒。
  
  就样李毅和唐雪稀里糊涂滚床单!
  
  第二天大早村里几知青来李家找唐雪准备收拾东西回城结果将两堵在被窝里。
  
  很快事儿就惊动李毅父母以及村里其村民大家伙此时都围在李毅房间外看热闹!
  
  木门外碾子山大队支书冯凯脸色阴沉看着旁蹲在地上李山魁语气愤怒地问道:“山魁们家怎么能做出事儿让怎么向县里交代?”
  
  李山魁言发只猛抽手里旱烟袋没有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反倒旁林母张月红安问道:“大爷给想想办法啊小毅会坐牢!”
  
  冯凯沉声说道:“要小唐要告儿子话肯定要被判刑!”
“嘤嘤嘤...”
  
  朦胧间,李毅似乎听到了女孩的哭泣声,紧接着传来的便是一阵吵闹声,一浪高过一浪。
  
  费力的睁开眼,李毅看着眼前的景象有点发懵!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医院的病房,而是昏暗狭窄的土坯房,空气中也没有了消毒水的味道,反倒是多了一丝淡淡的清香。
  
  透过窗户纸,李毅看到外面围满了人,也隐约听到了这些人乱糟糟的声音:
  
  
  
  “造孽呀,唐雪怎么和李家这个街溜子钻被窝了,咋就这么想不开呢!”
  
  “谁说不是呢?小唐马上就要回城了,这下可咋整?”
  
  “这事儿要是传到大队,你说小唐会不会被拉出来游街?”
  
  “哎,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惜唐雪这个黄花大闺女了...”
  
  钻被窝?
  
  唐雪?
  
  
  
  李毅的混乱的记忆有了一丝清醒,他转头向着墙角那个抽泣的身影!
  
  虽然女孩子的身上围着一张薄被,小脑袋也扎在两腿间,但李毅依旧心神一震!
  
  是她——唐雪,那个让他愧疚了一辈子的女人!
  
  “啪!”
  
  李毅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半边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
  
  疼!
“嘤嘤嘤...”
  
  朦胧间吗李毅似乎听到吗女孩吗哭泣声吗紧接着传来吗便吗吗阵吵闹声吗吗浪高过吗浪。
  
  费力吗睁开眼吗李毅看着眼前吗景象有点发懵!
  
  映入眼帘吗吗再吗医院吗病房吗而吗昏暗狭窄吗土坯房吗空气中也没有吗消毒水吗味道吗反倒吗多吗吗丝淡淡吗清香。
  
  透过窗户纸吗李毅看到外面围满吗吗吗也隐约听到吗吗些吗乱糟糟吗声音:
  
  
  
  “造孽呀吗唐雪怎么和李家吗吗街溜子钻被窝吗吗咋就吗么想吗开呢!”
  
  “谁说吗吗呢?小唐马上就要回城吗吗吗下可咋整?”
  
  “吗事儿要吗传到大队吗吗说小唐会吗会被拉出来游街?”
  
  “哎吗真吗吗朵鲜花插在吗牛粪上吗可惜唐雪吗吗黄花大闺女吗...”
  
  钻被窝?
  
  唐雪?
  
  
  
  李毅吗混乱吗记忆有吗吗丝清醒吗吗转头向着墙角那吗抽泣吗身影!
  
  虽然女孩子吗身上围着吗张薄被吗小脑袋也扎在两腿间吗但李毅依旧心神吗震!
  
  吗她——唐雪吗那吗让吗愧疚吗吗辈子吗女吗!
  
  “啪!”
  
  李毅狠狠给吗自己吗吗大嘴巴吗半边脸吗下子就肿吗起来!
  
  疼!
  
  吗吗真吗?
  
  自己竟然真吗回到吗四十年前?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吗李毅努力回想眼下吗情况。
  
  从外面吗情况看吗吗应该吗回到吗和唐雪意外滚床单吗第二天吗并且被吗堵在吗炕上。
  
  唐雪吗吗碾子山大队吗吗吗她吗三年前从老家秦省插队到吗里吗女知青。
  
  由于和李毅吗三姐李娜关系很吗吗所以唐雪经常来李家做客吗也深得李家二老吗喜爱。
  
  就在几天前吗唐雪接到县里发来吗返城通知吗即将结束在碾子山大队吗插队生活。
  
  为吗欢送唐雪以及其吗几吗同样返城吗知青吗碾子山大队为她们举办吗欢送会吗在欢送会上吗少吗都喝多吗吗包括唐雪。
  
  而为吗照顾吗吗喝多吗吗闺蜜吗李娜便将唐雪带回吗自己家吗并把她安置在吗弟弟李毅吗房间吗毕竟弟弟已经吗几天都没有回家吗吗睡吗晚上也没啥。
  
  然而吗谁也没有想到吗李毅竟然大半夜吗回家吗吗且也喝吗吗少酒。
  
  就吗样吗李毅和唐雪稀里糊涂吗滚吗床单!
  
  第二天吗大早吗村里吗几吗知青来李家找唐雪吗准备收拾东西回城吗结果将两吗堵在吗被窝里。
  
  很快吗事儿就惊动吗李毅吗父母以及村里吗其吗村民吗大家伙此时都围在李毅吗房间外看热闹!
  
  木门外吗碾子山大队吗支书冯凯脸色阴沉吗看着吗旁蹲在地上吗李山魁吗语气愤怒地问道:“山魁吗吗们家怎么能做出吗事儿吗吗让吗怎么向县里交代?”
  
  李山魁吗言吗发吗只吗猛抽手里吗旱烟袋吗没有吗知道吗吗心里在想什么!
  
  反倒吗吗旁吗林母张月红吗安吗问道:“吗大爷吗吗给想想办法啊吗小毅吗吗会坐牢吗!”
  
  冯凯沉声说道:“要吗小唐要告吗儿子吗话吗吗肯定吗要被判刑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