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三年

下载免费读
汴洲虽然是炎夏国的二线城市,但其底蕴与人文,却有隐隐超越一线城市的势头,自古都有一句话,上有天堂下有汴洲。
  这里有景色秀丽的西湖,有着凄美催泪的神话爱情故事,更有着一股子独属这个城市的婉约。
  如果把这座城市比作一个女人,那绝对是大家闺秀、温婉贤淑的极品货色。
  汴洲大学是炎夏国有名的十大学府之一,能在这座学校就读的,也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起码在做学问这个领域要高人一筹。
  当然,这样的顶级学府一向藏龙卧虎,从不缺少一些商界名流之后。
  不过对于这些,陈六合同志却一点也不关心,他此刻正蹲在那辆吸引了无数目光的破旧三轮车旁,叼着一根烟欣赏着来来往往的高材生。
  啧啧,那一双双充满着青春朝气的大白腿,那一张张清丽精致的小脸蛋,绝对的秀色可餐。
  陈六合觉得自己一直蹲在这里都可以,晚饭都可以省了。
  就在陈六合大饱了一顿眼福的时候,汴洲大学那气派无比的大门处,出现了一个独具风格的女孩。
  女孩与常人不同,因为她坐着一个电动轮椅,一出现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当然,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可不仅仅只是含着异样的轻蔑,更多的则是一种情不自禁的瞩目。
  坐着轮椅的女孩并不是有多漂亮,光论相貌的话,她顶多也就能打个八十五分,与惊艳毫无关系,可是她身上有着一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恬静而内敛,还有一种让人讶然的自信,她的这种气质,才是毒药,能让人流连忘返。
  一看到这个女孩出现,陈六合赶忙丢掉手中的香烟,站起身,对着空气用力哈了几口气,确定口中的烟味没那么浓了,才屁颠颠的跑了过去。
  他虽然才重获自由半个月,但每天不管刮风还是下雨,都雷打不动的要来接她。
  “哥,你少抽点烟。”沈清舞对着陈六合说道,没有小女人的娇嗔,却带着一种关切的命令。
  “嘿嘿,好,少抽少抽。”陈六合这个杀人如麻的杀人机器,对眼前的女孩却没有半点脾气,言听计从,一直堆着笑脸,还是那种发自内心毫无半点勉强的笑脸。
  沈清舞,这个老沈家唯一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血脉,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陈六合毫不保留全身心对待的人。
  如果说远在炎京那个号称第一美人却薄情寡义的女人能让陈六合打上九十五分,那么沈清舞则能让陈六合打上一百分。
  没有半点水分的满分!也是他心中唯一一个完美的女人!
  一个是穿着邋遢不修边幅的破烂大叔,一个是半身不遂坐着轮椅的残疾才女,这个组合委实所向披靡,过往之人无不侧目观望。
  但对于周围的目光,无论是陈六合还是沈清舞,这两个堪称妖怪级别的人都压根不会在乎。
  “坐稳了。”陈六合打了声招呼,双手一用力,就把沈清舞连带着至少有几十斤的轮椅给抬了起来,轻松自如的把轮椅和沈清舞放在了三轮车斗内。
  上车、松刹、蹬踏板,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可任你动作再潇洒,也改变不了屁股下蹬着一辆三轮车的事实,惹来的只会是鄙夷目光。
汴洲虽然是炎夏国的二线城市但其底蕴与人文却有隐隐超越一线城市的势头自古都有一句话上有天堂下有汴洲这里有景色秀丽的西湖有着凄美催泪的神话爱情故事更有着一股子独属这个城市的婉约如果把这座城市比作一个女人那绝对是大家闺秀温婉贤淑的极品货色汴洲大学是炎夏国有名的十大学府之一能在这座学校就读的也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起码在做学问这个领域要高人一筹当然这样的顶级学府一向藏龙卧虎从不缺少一些商界名流之后不过对于这些陈六合同志却一点也不关心他此刻正蹲在那辆吸引了无数目光的破旧三轮车旁叼着一根烟欣赏着来来往往的高材生啧啧那一双双充满着青春朝气的大白腿那一张张清丽精致的小脸蛋绝对的秀色可餐陈六合觉得自己一直蹲在这里都可以晚饭都可以省了就在陈六合大饱了一顿眼福的时候汴洲大学那气派无比的大门处出现了一个独具风格的女孩女孩与常人不同因为她坐着一个电动轮椅一出现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当然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可不仅仅只是含着异样的轻蔑更多的则是一种情不自禁的瞩目坐着轮椅的女孩并不是有多漂亮光论相貌的话她顶多也就能打个八十五分与惊艳毫无关系可是她身上有着一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恬静而内敛还有一种让人讶然的自信她的这种气质才是毒药能让人流连忘返一看到这个女孩出现陈六合赶忙丢掉手中的香烟站起身对着空气用力哈了几口气确定口中的烟味没那么浓了才屁颠颠的跑了过去他虽然才重获自由半个月但每天不管刮风还是下雨都雷打不动的要来接她哥你少抽点烟沈清舞对着陈六合说道没有小女人的娇嗔却带着一种关切的命令嘿嘿好少抽少抽陈六合这个杀人如麻的杀人机器对眼前的女孩却没有半点脾气言听计从一直堆着笑脸还是那种发自内心毫无半点勉强的笑脸沈清舞这个老沈家唯一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血脉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陈六合毫不保留全身心对待的人如果说远在炎京那个号称第一美人却薄情寡义的女人能让陈六合打上九十五分那么沈清舞则能让陈六合打上一百分没有半点水分的满分也是他心中唯一一个完美的女人一个是穿着邋遢不修边幅的破烂大叔一个是半身不遂坐着轮椅的残疾才女这个组合委实所向披靡过往之人无不侧目观望但对于周围的目光无论是陈六合还是沈清舞这两个堪称妖怪级别的人都压根不会在乎坐稳了陈六合打了声招呼双手一用力就把沈清舞连带着至少有几十斤的轮椅给抬了起来轻松自如的把轮椅和沈清舞放在了三轮车斗内上车松刹蹬踏板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可任你动作再潇洒也改变不了屁股下蹬着一辆三轮车的事实惹来的只会是鄙夷目光今天你们学校那个张教授给我打电话了气得那叫一个惨听说你在课堂上跟他辩论厚黑学把他辩得哑口无言陈六合笑嘻嘻的说道他破口大骂你在诡辩说是这么说但陈六合这个挨千刀的人语气中怎么听怎么堆满了自豪他满嘴谬论沈清舞平淡的说道她骨子里永远都是那么骄傲辩论一事只有胜负没有诡正顿了顿她道不过那小老头倒也可爱都学会告状了陈六合玩世不恭的笑道我看他是倒霉就咱俩谁是谁的监护人还不知道呢还跟我告状给他一个大嘴巴陈六合蹬着破三轮带着沈清舞沿途欣赏着汴洲的唯美风景两人都习惯了这种方式陈六合很满足沈清舞很享受汴洲虽然炎夏国二线城市但其底蕴与文却有隐隐超越线城市势头自古都有句话上有天堂下有汴洲。
  里有景色秀丽西湖有着凄美催泪神话爱情故事更有着股子独属城市婉约。
  如果把座城市比作女那绝对大家闺秀、温婉贤淑极品货色。
  汴洲大学炎夏国有名十大学府之能在座学校就读也算得上天之骄子起码在做学问领域要高筹。
  当然样顶级学府向藏龙卧虎从缺少些商界名流之后。
  过对于些陈六合同志却点也关心此刻正蹲在那辆吸引无数目光破旧三轮车旁叼着根烟欣赏着来来往往高材生。
  啧啧那双双充满着青春朝气大白腿那张张清丽精致小脸蛋绝对秀色可餐。
  陈六合觉得自己直蹲在里都可以晚饭都可以省。
  就在陈六合大饱顿眼福时候汴洲大学那气派无比大门处出现独具风格女孩。
  女孩与常同因为她坐着电动轮椅出现就吸引无数目光当然投在她身上目光可仅仅只含着异样轻蔑更多则种情自禁瞩目。
  坐着轮椅女孩并有多漂亮光论相貌话她顶多也就能打八十五分与惊艳毫无关系可她身上有着股子与众同气质恬静而内敛还有种让讶然自信她种气质才毒药能让流连忘返。
  看到女孩出现陈六合赶忙丢掉手中香烟站起身对着空气用力哈几口气确定口中烟味没那么浓才屁颠颠跑过去。
  虽然才重获自由半月但每天管刮风还下雨都雷打动要来接她。
  “哥少抽点烟。”沈清舞对着陈六合说道没有小女娇嗔却带着种关切命令。
  “嘿嘿少抽少抽。”陈六合杀如麻杀机器对眼前女孩却没有半点脾气言听计从直堆着笑脸还那种发自内心毫无半点勉强笑脸。
  沈清舞老沈家唯还存活在世界上血脉世界上唯能让陈六合毫保留全身心对待。
  如果说远在炎京那号称第美却薄情寡义女能让陈六合打上九十五分那么沈清舞则能让陈六合打上百分。
  没有半点水分满分!也心中唯完美女!
  穿着邋遢修边幅破烂大叔半身遂坐着轮椅残疾才女组合委实所向披靡过往之无侧目观望。
  但对于周围目光无论陈六合还沈清舞两堪称妖怪级别都压根会在乎。
  “坐稳。”陈六合打声招呼双手用力就把沈清舞连带着至少有几十斤轮椅给抬起来轻松自如把轮椅和沈清舞放在三轮车斗内。
  上车、松刹、蹬踏板整动作行云流水气呵成可任动作再潇洒也改变屁股下蹬着辆三轮车事实惹来只会鄙夷目光。
  “今天们学校那张教授给打电话气得那叫惨听说在课堂上跟辩论厚黑学把辩得哑口无言?”陈六合笑嘻嘻说道:“破口大骂在诡辩。”
  说么说但陈六合挨千刀语气中怎么听怎么堆满自豪。
  “满嘴谬论。”沈清舞平淡说道她骨子里永远都那么骄傲:“辩论事只有胜负没有诡正。”顿顿她道:“过那小老头倒也可爱都学会告状。”
  陈六合玩世恭笑道:“看倒霉就咱俩谁谁监护还知道呢还跟告状给大嘴巴。”
  陈六合蹬着破三轮带着沈清舞沿途欣赏着汴洲唯美风景两都习惯种方式陈六合很满足沈清舞很享受。
汴洲虽然是炎夏国的二线城市,但其底蕴与人文,却有隐隐超越一线城市的势头,自古都有一句话,上有天堂下有汴洲。
  这里有景色秀丽的西湖,有着凄美催泪的神话爱情故事,更有着一股子独属这个城市的婉约。
  如果把这座城市比作一个女人,那绝对是大家闺秀、温婉贤淑的极品货色。
  汴洲大学是炎夏国有名的十大学府之一,能在这座学校就读的,也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起码在做学问这个领域要高人一筹。
  当然,这样的顶级学府一向藏龙卧虎,从不缺少一些商界名流之后。
  不过对于这些,陈六合同志却一点也不关心,他此刻正蹲在那辆吸引了无数目光的破旧三轮车旁,叼着一根烟欣赏着来来往往的高材生。
  啧啧,那一双双充满着青春朝气的大白腿,那一张张清丽精致的小脸蛋,绝对的秀色可餐。
  陈六合觉得自己一直蹲在这里都可以,晚饭都可以省了。
  就在陈六合大饱了一顿眼福的时候,汴洲大学那气派无比的大门处,出现了一个独具风格的女孩。
汴洲虽然是炎夏国的二线城市,但其底蕴与人文,却有隐隐超越一线城市的势头,自古都有一句话,上有天堂下有汴洲。
  这里有景色秀丽的西湖,有着凄美催泪的神话爱情故事,更有着一股子独属这个城市的婉约。
  如果把这座城市比作一个女人,那绝对是大家闺秀、温婉贤淑的极品货色。
  汴洲大学是炎夏国有名的十大学府之一,能在这座学校就读的,也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起码在做学问这个领域要高人一筹。
  当然,这样的顶级学府一向藏龙卧虎,从不缺少一些商界名流之后。
  不过对于这些,陈六合同志却一点也不关心,他此刻正蹲在那辆吸引了无数目光的破旧三轮车旁,叼着一根烟欣赏着来来往往的高材生。
  啧啧,那一双双充满着青春朝气的大白腿,那一张张清丽精致的小脸蛋,绝对的秀色可餐。
  陈六合觉得自己一直蹲在这里都可以,晚饭都可以省了。
  就在陈六合大饱了一顿眼福的时候,汴洲大学那气派无比的大门处,出现了一个独具风格的女孩。
  女孩与常人不同,因为她坐着一个电动轮椅,一出现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当然,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可不仅仅只是含着异样的轻蔑,更多的则是一种情不自禁的瞩目。
  坐着轮椅的女孩并不是有多漂亮,光论相貌的话,她顶多也就能打个八十五分,与惊艳毫无关系,可是她身上有着一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恬静而内敛,还有一种让人讶然的自信,她的这种气质,才是毒药,能让人流连忘返。
  一看到这个女孩出现,陈六合赶忙丢掉手中的香烟,站起身,对着空气用力哈了几口气,确定口中的烟味没那么浓了,才屁颠颠的跑了过去。
  他虽然才重获自由半个月,但每天不管刮风还是下雨,都雷打不动的要来接她。
  “哥,你少抽点烟。”沈清舞对着陈六合说道,没有小女人的娇嗔,却带着一种关切的命令。
  “嘿嘿,好,少抽少抽。”陈六合这个杀人如麻的杀人机器,对眼前的女孩却没有半点脾气,言听计从,一直堆着笑脸,还是那种发自内心毫无半点勉强的笑脸。
  沈清舞,这个老沈家唯一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血脉,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陈六合毫不保留全身心对待的人。
  如果说远在炎京那个号称第一美人却薄情寡义的女人能让陈六合打上九十五分,那么沈清舞则能让陈六合打上一百分。
  没有半点水分的满分!也是他心中唯一一个完美的女人!
  一个是穿着邋遢不修边幅的破烂大叔,一个是半身不遂坐着轮椅的残疾才女,这个组合委实所向披靡,过往之人无不侧目观望。
  但对于周围的目光,无论是陈六合还是沈清舞,这两个堪称妖怪级别的人都压根不会在乎。
  “坐稳了。”陈六合打了声招呼,双手一用力,就把沈清舞连带着至少有几十斤的轮椅给抬了起来,轻松自如的把轮椅和沈清舞放在了三轮车斗内。
  上车、松刹、蹬踏板,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可任你动作再潇洒,也改变不了屁股下蹬着一辆三轮车的事实,惹来的只会是鄙夷目光。
  “今天你们学校那个张教授给我打电话了,气得那叫一个惨,听说你在课堂上跟他辩论厚黑学把他辩得哑口无言?”陈六合笑嘻嘻的说道:“他破口大骂你在诡辩。”
  说是这么说,但陈六合这个挨千刀的人,语气中怎么听怎么堆满了自豪。
  “他满嘴谬论。”沈清舞平淡的说道,她骨子里永远都是那么骄傲:“辩论一事只有胜负,没有诡正。”顿了顿,她道:“不过那小老头倒也可爱,都学会告状了。”
  陈六合玩世不恭的笑道:“我看他是倒霉,就咱俩,谁是谁的监护人还不知道呢,还跟我告状,给他一个大嘴巴。”
  陈六合蹬着破三轮,带着沈清舞,沿途欣赏着汴洲的唯美风景,两人都习惯了这种方式,陈六合很满足,沈清舞很享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