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截胡

下载免费读
皇城御道。
  徐北望盯着前方崔阁老苍凉的背影,心中暗忖。
  要不要将一个隐秘透露给他?
  你家老婆跟武国舅滚床单啦!
  不行,当面揭短,堂堂辅臣脸面往哪里搁?
  徐北望皱了皱眉,权衡利弊。
  这事还得委婉提醒。
  毕竟皇后的弟弟整天跟崔夫人双宿双飞,万一哪天指使崔夫人做什么事呢?
  念及于此,他快步过去一拱手:“崔阁老。”
  崔佑甫头也没回:“何事?”
  徐北望没说什么节哀的话,只是讨教道:
  “阁老满腹经纶,见多识广,请问有没有一种妖兽,长着人身,却有个牛头?”
  “牛头人?”崔佑甫转身,认识这是徐靖的儿子,便回答道:
  “琅琊山多的是,低阶妖物不足为虑。”
  徐北望继续问道:
  “敢问阁老,通体呈绿色的乌龟,是什么妖物?”
  崔佑甫眉头一皱,十分不耐烦:
  “绿毛神龟,这种浅显的见识都没有,回家多问问汝父!”
  说完怒而拂袖。
  “崔阁老,要坚强啊。”徐北望幽幽道。
  听其一副悲悯的语气,崔阁老心中不由得有些触动。
  他叹了一声,踱步离去。
  徐北望忍不住缓缓开口: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崔佑甫一怔,下意识出声:
  “好诗!”
  他停住脚步,转身面露赞赏:
  “一个绿字既含蓄又奇妙,形成鲜明的画面感。”
  略顿,又摇头,“可惜没有凝炼文胆,不然也能修行儒家浩然正气。”
  他反复念叨这句诗,诗中浓郁的愁绪,联想到惨死的长子,崔佑甫不由潸然泪下。
  徐北望见状,索性放弃暗示,等以后再说。
  于是深施一礼,负手远去。
  ……
  繁华的十字街,沿街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凡。
  巷子转角处。
  一个头戴方巾,腰配长剑的书生陡然停住脚步。
  他抬起脚,死死踩住地上的钱袋,而后小心翼翼环视四周。
  几丈外,一个丰神俊朗的白袍男子正淡淡望着他。
  那双深邃的眸子,高高在上,漠视一切。
  书生心痛不已,强笑道:
  “见者有份,咱们平分好么?”
皇城御道。
  徐北望盯着前方崔阁老苍凉的背影,心中暗忖。
  要不要将一个隐秘透露给他?
  你家老婆跟武国舅滚床单啦!
  不行,当面揭短,堂堂辅臣脸面往哪里搁?
  徐北望皱了皱眉,权衡利弊。
  这事还得委婉提醒。
  毕竟皇后的弟弟整天跟崔夫人双宿双飞,万一哪天指使崔夫人做什么事呢?
  念及于此,他快步过去一拱手:“崔阁老。”
  崔佑甫头也没回:“何事?”
  徐北望没说什么节哀的话,只是讨教道:
  “阁老满腹经纶,见多识广,请问有没有一种妖兽,长着人身,却有个牛头?”
  “牛头人?”崔佑甫转身,认识这是徐靖的儿子,便回答道:
  “琅琊山多的是,低阶妖物不足为虑。”
  徐北望继续问道:
  “敢问阁老,通体呈绿色的乌龟,是什么妖物?”
  崔佑甫眉头一皱,十分不耐烦:
  “绿毛神龟,这种浅显的见识都没有,回家多问问汝父!”
  说完怒而拂袖。
  “崔阁老,要坚强啊。”徐北望幽幽道。
  听其一副悲悯的语气,崔阁老心中不由得有些触动。
  他叹了一声,踱步离去。
  徐北望忍不住缓缓开口: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崔佑甫一怔,下意识出声:
  “好诗!”
  他停住脚步,转身面露赞赏:
  “一个绿字既含蓄又奇妙,形成鲜明的画面感。”
  略顿,又摇头,“可惜没有凝炼文胆,不然也能修行儒家浩然正气。”
  他反复念叨这句诗,诗中浓郁的愁绪,联想到惨死的长子,崔佑甫不由潸然泪下。
  徐北望见状,索性放弃暗示,等以后再说。
  于是深施一礼,负手远去。
  ……
  繁华的十字街,沿街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凡。
  巷子转角处。
  一个头戴方巾,腰配长剑的书生陡然停住脚步。
  他抬起脚,死死踩住地上的钱袋,而后小心翼翼环视四周。
  几丈外,一个丰神俊朗的白袍男子正淡淡望着他。
  那双深邃的眸子,高高在上,漠视一切。
  书生心痛不已,强笑道:
  “见者有份,咱们平分好么?”
  徐北望面容保持平静淡然,心中却有些困惑。
  刚刚对方捡钱,他好奇查探了一下气运。
  这书生的气运塔为何如此奇怪?
  明明只有三十二层,可上面五十多层竟在闪烁着光芒。
  只能用诡异来形容。
  徐北望不动声色道:
  “我对银子不感兴趣,这钱袋归兄台所有。”
  书生喜不自禁,赶忙捡起钱袋,掂了掂,满足地收进香囊里。
  这分量不轻啊!
  眼前的俊逸男子,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谦谦公子,温润如玉。
  那洒脱和绝俗的气质,冠绝天下!
  书生毕恭毕敬道:
  “在下柳东方,敢问阁下?”
  徐北望没有回答,区区一个练气期的蝼蚁,还不配知道他的名字。
  他始终在观察气运塔,当收好钱袋时,上面五十多层依旧闪烁光芒。
  “你去哪?”徐北望声音温和亲近。
  柳书生心情大好,笑着道:
  “在下要去南市购置礼品,赠送给恩师。”
  徐北望“咦”了一声,“有缘啊,我正好也去南市,要不同往?”
  柳书生没有拒绝,反倒迫不及待应下。
  观此白袍男子,气度不亚于天潢贵胄,一定要巴结。
  两人互相施礼,便并肩同行。
  一路上,柳书生不停试探徐北望的家世,都被徐北望搪塞过去。
  倒是徐北望开口道:
  “真羡慕柳公子的机缘,不像我,这辈子连个铜板都没捡过,更别提钱袋了。”
  嚯!
  柳书生变脸了,讨好神色瞬间消失殆尽。
  这种倒霉鬼,绝不能与之深交!
皇城御道。
  徐北望盯着前方崔阁老苍凉背影心中暗忖。
  要要将隐秘透露给?
  家老婆跟武国舅滚床单啦!
  行当面揭短堂堂辅臣脸面往哪里搁?
  徐北望皱皱眉权衡利弊。
  事还得委婉提醒。
  毕竟皇后弟弟整天跟崔夫双宿双飞万哪天指使崔夫做什么事呢?
  念及于此快步过去拱手:“崔阁老。”
  崔佑甫头也没回:“何事?”
  徐北望没说什么节哀话只讨教道:
  “阁老满腹经纶见多识广请问有没有种妖兽长着身却有牛头?”
  “牛头?”崔佑甫转身认识徐靖儿子便回答道:
  “琅琊山多低阶妖物足为虑。”
  徐北望继续问道:
  “敢问阁老通体呈绿色乌龟什么妖物?”
  崔佑甫眉头皱十分耐烦:
  “绿毛神龟种浅显见识都没有回家多问问汝父!”
  说完怒而拂袖。
  “崔阁老要坚强啊。”徐北望幽幽道。
  听其副悲悯语气崔阁老心中由得有些触动。
  叹声踱步离去。
  徐北望忍住缓缓开口: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还。”
  崔佑甫怔下意识出声:
  “诗!”
  停住脚步转身面露赞赏:
  “绿字既含蓄又奇妙形成鲜明画面感。”
  略顿又摇头“可惜没有凝炼文胆然也能修行儒家浩然正气。”
  反复念叨句诗诗中浓郁愁绪联想到惨死长子崔佑甫由潸然泪下。
  徐北望见状索性放弃暗示等以后再说。
  于深施礼负手远去。
  ……
  繁华十字街沿街熙熙攘攘群热闹非凡。
  巷子转角处。
  头戴方巾腰配长剑书生陡然停住脚步。
  抬起脚死死踩住地上钱袋而后小心翼翼环视四周。
  几丈外丰神俊朗白袍男子正淡淡望着。
  那双深邃眸子高高在上漠视切。
  书生心痛已强笑道:
  “见者有份咱们平分么?”
  徐北望面容保持平静淡然心中却有些困惑。
  刚刚对方捡钱奇查探下气运。
  书生气运塔为何如此奇怪?
  明明只有三十二层可上面五十多层竟在闪烁着光芒。
  只能用诡异来形容。
  徐北望动声色道:
  “对银子感兴趣钱袋归兄台所有。”
  书生喜自禁赶忙捡起钱袋掂掂满足地收进香囊里。
  分量轻啊!
  眼前俊逸男子完美诠释什么叫谦谦公子温润如玉。
  那洒脱和绝俗气质冠绝天下!
  书生毕恭毕敬道:
  “在下柳东方敢问阁下?”
  徐北望没有回答区区练气期蝼蚁还配知道名字。
  始终在观察气运塔当收钱袋时上面五十多层依旧闪烁光芒。
  “去哪?”徐北望声音温和亲近。
  柳书生心情大笑着道:
  “在下要去南市购置礼品赠送给恩师。”
  徐北望“咦”声“有缘啊正也去南市要同往?”
  柳书生没有拒绝反倒迫及待应下。
  观此白袍男子气度亚于天潢贵胄定要巴结。
  两互相施礼便并肩同行。
  路上柳书生停试探徐北望家世都被徐北望搪塞过去。
  倒徐北望开口道:
  “真羡慕柳公子机缘像辈子连铜板都没捡过更别提钱袋。”
  嚯!
  柳书生变脸讨神色瞬间消失殆尽。
  种倒霉鬼绝能与之深交!
皇城御道。
  徐北望盯着前方崔阁老苍凉的背影,心中暗忖。
  要不要将一个隐秘透露给他?
  你家老婆跟武国舅滚床单啦!
  不行,当面揭短,堂堂辅臣脸面往哪里搁?
  徐北望皱了皱眉,权衡利弊。
  这事还得委婉提醒。
  毕竟皇后的弟弟整天跟崔夫人双宿双飞,万一哪天指使崔夫人做什么事呢?
  念及于此,他快步过去一拱手:“崔阁老。”
  崔佑甫头也没回:“何事?”
  徐北望没说什么节哀的话,只是讨教道:
  “阁老满腹经纶,见多识广,请问有没有一种妖兽,长着人身,却有个牛头?”
  “牛头人?”崔佑甫转身,认识这是徐靖的儿子,便回答道:
  “琅琊山多的是,低阶妖物不足为虑。”
  徐北望继续问道:
  “敢问阁老,通体呈绿色的乌龟,是什么妖物?”
  崔佑甫眉头一皱,十分不耐烦:
  “绿毛神龟,这种浅显的见识都没有,回家多问问汝父!”
  说完怒而拂袖。
  “崔阁老,要坚强啊。”徐北望幽幽道。
  听其一副悲悯的语气,崔阁老心中不由得有些触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