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死得好啊

下载免费读
    时间已是太康十二年了。
    “娘娘慢点。”
    李青小心扶着琪妃在冷宫内遛弯。
    琪妃二进冷宫三年,脸颊红润,气色上佳,显然日子过得不错。
    她好日子快到了。
    三年前,太皇太后一夜摔成骨折后,虽还保持大权在握,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老人嘛,不经摔。
    开始时,太皇太后还每天准时接见外官,后来三天一接见,现在则是半个月才见一次外官。
    据传,太皇太后崩,就在这几天了。
    太皇太后一死,太康帝掌权亲政,琪妃自能出冷宫,与皇长子相聚。
    琪妃说不得还能捞个皇后当当,太康帝年虽而立,但一直未立后。
    太康帝本可以立后,然立的后只能是太皇太后指定的傀儡,还不如不立。
    太康帝、琪妃在等太皇太后死。
    李青也在等太皇太后死。
    死了就能修行柔水七段锦,柔水七段锦毕竟是鸣薇刺杀太皇太后所用功法,太皇太后不死,李青真不敢炼。
    宫内各项白事事项,都已准备妥当,可惜他一个冷宫太监不能去吃席。
    太康十二年,癸卯月,庚辰日。
    宜,安葬,祭祀,入殓,移柩,馀事勿取,破土,塞穴。
    忌,诸事不宜。
    未时二刻,慈宁宫方向,一大群臣子和太监宫女的痛哭声突然响起:“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太皇太后。”
    时间已是太康十二年了。
    “娘娘慢点。”
    李青小心扶着琪妃在冷宫内遛弯。
    琪妃二进冷宫三年,脸颊红润,气色上佳,显然日子过得不错。
    她好日子快到了。
    三年前,太皇太后一夜摔成骨折后,虽还保持大权在握,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老人嘛,不经摔。
    开始时,太皇太后还每天准时接见外官,后来三天一接见,现在则是半个月才见一次外官。
    据传,太皇太后崩,就在这几天了。
    太皇太后一死,太康帝掌权亲政,琪妃自能出冷宫,与皇长子相聚。
    琪妃说不得还能捞个皇后当当,太康帝年虽而立,但一直未立后。
    太康帝本可以立后,然立的后只能是太皇太后指定的傀儡,还不如不立。
    太康帝、琪妃在等太皇太后死。
    李青也在等太皇太后死。
    死了就能修行柔水七段锦,柔水七段锦毕竟是鸣薇刺杀太皇太后所用功法,太皇太后不死,李青真不敢炼。
    宫内各项白事事项,都已准备妥当,可惜他一个冷宫太监不能去吃席。
    太康十二年,癸卯月,庚辰日。
    宜,安葬,祭祀,入殓,移柩,馀事勿取,破土,塞穴。
    忌,诸事不宜。
    未时二刻,慈宁宫方向,一大群臣子和太监宫女的痛哭声突然响起:“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太皇太后。”
    接着,这哭声由慈宁宫传遍三宫六院,又传至养心殿,最后传到了冷宫。
    李青当即把中午特意没吃的饭菜拿出来,摆成十二盘,大口大口吃。
    “今天的饭菜真香,膳房太监厨艺见长啊。”
    “太皇太后崩,你咋还吃上了。”张勇不解地看着李青,伸手捻走一块鸡肉,往嘴里扒拉。
    李青轻轻一笑,若是有能力,他甚至想到太皇太后棺材前吹喇叭,拉二胡,而不是简单吃个席。
    迅速把饭菜吃完,又打了个饱嗝。
    舒服了。
    可惜,这顿饭,要是能和鸣妃一起吃,该多好。
    这人啊,就得熬,都不用动手,对方就躺下了。
    走出当值房,冷宫内已哭成一片。
    己卯厢房。
    “太皇太后!”楚妃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得不成人形,她是太皇太后一派的,太皇太后没了,青天也就没了。
    五年前楚妃曾踢过李青屁股一脚,后来出了冷宫,一年前又被打入冷宫,属于二进宫。
    或许,到了李青该报仇的时刻。
    丙亥厢房。
    “呜呜……”琪妃小声抽泣,不时沾点唾沫抹在眼角,但脸上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
    午酉厢房。
    “死了?死得好啊,没想老妖婆会死在本宫前面。”这是一位游离在权争之外的妃子,谁掌权她也不出去。
    李青小心走到冷宫花园一角,用手掏出藏了七年的小盒子。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七年,我都二十三了。”
    “不过还好,我有百世时间,时间是我最大本钱,等得起。”
    “从今晚开始,就正式修行柔水七段锦!”
    ……
    太皇太后崩,全国守孝二十七日。
    期间禁止宴饮,但不需要素食。
    冷宫饭食如常。
    一入夜,冷宫安静了,往日下棋打牌之事,通通不见。
    李青在寝房角落专门隔开一个小单间,单间内摆着一个人高的满水木缸。
    木缸,为修习柔水七段锦所用。
    柔水七段锦核心是化水之柔力为内力,共有七段锦相,一个锦相就是一个特殊姿势,李青需要在木缸内摆出锦相姿势,再运转柔水七段锦心法,就可慢慢化水之柔力为内力。
    时间已太康十二年。
    “娘娘慢点。”
    李青小心扶着琪妃在冷宫内遛弯。
    琪妃二进冷宫三年脸颊红润气色上佳显然日子过得错。
    她日子快到。
    三年前太皇太后夜摔成骨折后虽还保持大权在握但身体天如天。
    老嘛经摔。
    开始时太皇太后还每天准时接见外官后来三天接见现在则半月才见次外官。
    据传太皇太后崩就在几天。
    太皇太后死太康帝掌权亲政琪妃自能出冷宫与皇长子相聚。
    琪妃说得还能捞皇后当当太康帝年虽而立但直未立后。
    太康帝本可以立后然立后只能太皇太后指定傀儡还如立。
    太康帝、琪妃在等太皇太后死。
    李青也在等太皇太后死。
    死就能修行柔水七段锦柔水七段锦毕竟鸣薇刺杀太皇太后所用功法太皇太后死李青真敢炼。
    宫内各项白事事项都已准备妥当可惜冷宫太监能去吃席。
    太康十二年癸卯月庚辰日。
    宜安葬祭祀入殓移柩馀事勿取破土塞穴。
    忌诸事宜。
    未时二刻慈宁宫方向大群臣子和太监宫女痛哭声突然响起:“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太皇太后。”
    接着哭声由慈宁宫传遍三宫六院又传至养心殿最后传到冷宫。
    李青当即把中午特意没吃饭菜拿出来摆成十二盘大口大口吃。
    “今天饭菜真香膳房太监厨艺见长啊。”
    “太皇太后崩咋还吃上。”张勇解地看着李青伸手捻走块鸡肉往嘴里扒拉。
    李青轻轻笑若有能力甚至想到太皇太后棺材前吹喇叭拉二胡而简单吃席。
    迅速把饭菜吃完又打饱嗝。
    舒服。
    可惜顿饭要能和鸣妃起吃该多。
    啊就得熬都用动手对方就躺下。
    走出当值房冷宫内已哭成片。
    己卯厢房。
    “太皇太后!”楚妃把鼻涕把眼泪哭得成形她太皇太后派太皇太后没青天也就没。
    五年前楚妃曾踢过李青屁股脚后来出冷宫年前又被打入冷宫属于二进宫。
    或许到李青该报仇时刻。
    丙亥厢房。
    “呜呜……”琪妃小声抽泣时沾点唾沫抹在眼角但脸上笑容怎么也藏住。
    午酉厢房。
    “死?死得啊没想老妖婆会死在本宫前面。”位游离在权争之外妃子谁掌权她也出去。
    李青小心走到冷宫花园角用手掏出藏七年小盒子。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七年都二十三。”
    “过还有百世时间时间最大本钱等得起。”
    “从今晚开始就正式修行柔水七段锦!”
    ……
    太皇太后崩全国守孝二十七日。
    期间禁止宴饮但需要素食。
    冷宫饭食如常。
    入夜冷宫安静往日下棋打牌之事通通见。
    李青在寝房角落专门隔开小单间单间内摆着高满水木缸。
    木缸为修习柔水七段锦所用。
    柔水七段锦核心化水之柔力为内力共有七段锦相锦相就特殊姿势李青需要在木缸内摆出锦相姿势再运转柔水七段锦心法就可慢慢化水之柔力为内力。
    时间已是太康十二年了。
    “娘娘慢点。”
    李青小心扶着琪妃在冷宫内遛弯。
    琪妃二进冷宫三年,脸颊红润,气色上佳,显然日子过得不错。
    她好日子快到了。
    三年前,太皇太后一夜摔成骨折后,虽还保持大权在握,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老人嘛,不经摔。
    开始时,太皇太后还每天准时接见外官,后来三天一接见,现在则是半个月才见一次外官。
    据传,太皇太后崩,就在这几天了。
    太皇太后一死,太康帝掌权亲政,琪妃自能出冷宫,与皇长子相聚。
    琪妃说不得还能捞个皇后当当,太康帝年虽而立,但一直未立后。
    太康帝本可以立后,然立的后只能是太皇太后指定的傀儡,还不如不立。
    太康帝、琪妃在等太皇太后死。
    李青也在等太皇太后死。
    死了就能修行柔水七段锦,柔水七段锦毕竟是鸣薇刺杀太皇太后所用功法,太皇太后不死,李青真不敢炼。
    宫内各项白事事项,都已准备妥当,可惜他一个冷宫太监不能去吃席。
    太康十二年,癸卯月,庚辰日。
    宜,安葬,祭祀,入殓,移柩,馀事勿取,破土,塞穴。
    忌,诸事不宜。
    未时二刻,慈宁宫方向,一大群臣子和太监宫女的痛哭声突然响起:“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太皇太后。”
    接着,这哭声由慈宁宫传遍三宫六院,又传至养心殿,最后传到了冷宫。
    李青当即把中午特意没吃的饭菜拿出来,摆成十二盘,大口大口吃。
    “今天的饭菜真香,膳房太监厨艺见长啊。”
    “太皇太后崩,你咋还吃上了。”张勇不解地看着李青,伸手捻走一块鸡肉,往嘴里扒拉。
    李青轻轻一笑,若是有能力,他甚至想到太皇太后棺材前吹喇叭,拉二胡,而不是简单吃个席。
    迅速把饭菜吃完,又打了个饱嗝。
    舒服了。
    可惜,这顿饭,要是能和鸣妃一起吃,该多好。
    这人啊,就得熬,都不用动手,对方就躺下了。
    走出当值房,冷宫内已哭成一片。
    己卯厢房。
    “太皇太后!”楚妃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得不成人形,她是太皇太后一派的,太皇太后没了,青天也就没了。
    五年前楚妃曾踢过李青屁股一脚,后来出了冷宫,一年前又被打入冷宫,属于二进宫。
    或许,到了李青该报仇的时刻。
    丙亥厢房。
    “呜呜……”琪妃小声抽泣,不时沾点唾沫抹在眼角,但脸上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
    午酉厢房。
    “死了?死得好啊,没想老妖婆会死在本宫前面。”这是一位游离在权争之外的妃子,谁掌权她也不出去。
    李青小心走到冷宫花园一角,用手掏出藏了七年的小盒子。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七年,我都二十三了。”
    “不过还好,我有百世时间,时间是我最大本钱,等得起。”
    “从今晚开始,就正式修行柔水七段锦!”
    ……
    太皇太后崩,全国守孝二十七日。
    期间禁止宴饮,但不需要素食。
    冷宫饭食如常。
    一入夜,冷宫安静了,往日下棋打牌之事,通通不见。
    李青在寝房角落专门隔开一个小单间,单间内摆着一个人高的满水木缸。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