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度穴大法

下载免费读
    太监五十岁,当可申请出宫,王礼如此,张勇如此,今该轮到李青。
    李青不想出宫,外面哪有皇宫安稳。
    可这次之事,着实太大。
    太康帝于病危中逼吕相造反,这吕相怕是不得不反。
    七年前,琪妃遇刺,武太子虽当面维护吕贵妃,实则与吕贵妃貌合心不合,太子只是借维护吕贵妃向太后表态,若太后还政于帝,他能力保太康帝不会秋后算账。
    吕贵妃这几年更加亲近二皇子,心思不小。
    以太康帝曾经的阿斗战绩,李青对其实在没信心。
    一旦太康帝斗争失败,宫内要面临一场大清洗。
    “我该怎么办?”龚越慌了,他未满五十岁,出不了宫。
    “去膳房赵太监那躲一躲,你不通武道,即便圣上落败,也寻不到你一个普通太监身上,皇宫内这么多主子需要伺候,总不至于将太监杀光。”李青指点道。
    “好像可以。”龚越眼睛一亮。
    ……
    当天中午,李青来到内务府,申请出宫养老。
    内务府没有为难,确认年龄无误后,在冷宫太监名册上,划去李青名字,又给了一块出宫令。
    两日之内,凭出宫令,李青可出皇宫。
    李青也用十两银子赎回了当年的小蛋蛋。
    至此,李青不再是冷宫太监了。
    “没想我会在五十岁这年退休,不过我京城有房产,张勇也在宫外,倒不赖。”
    “我已通任督二脉,短期自保有余。”
    “等此事风波过去,若是武太子成功得继大统,我重回冷宫,也不难。”
    李青走回冷宫,打算收拾细软,只甫一到太监寝房外,就见卫央在寝房门口等他。
    卫央才三十三岁,已是满头白发,脸上皱眉密布,不知炼了何等邪功。他气息恐怖,修为远在通任督二脉的李青之上。
    “卫公公……”
    几年未见卫央,人身居高位,李青欲行礼,却被卫央扶住,道:“李爷见外了,还是叫我小卫子便好。”
    李青旋即改口,满满道了句:“小卫子。”
    卫央露出了灿烂微笑。
    一句小卫子,将两人重拉回昔日关系。
    “借一步说话。”
    卫央将李青带至冷宫内一处无人厢房。
    “何事?”李青不禁问。
    自卫央出冷宫后,这是李青第二次见卫央,中间隔了四年多。
    “李爷当年于我有恩,特来告知,今宫内局势不太明朗,以李爷无欲无求的性格,不如出宫避一避。”卫央肃声道,掏出一面龙纹令牌,递给李青。
    龙纹令牌,大内高手特制,拥有者,凭令牌可自由出入皇宫!
    大内高手,可不是指尚武监的武道太监,而是专指武阁的供奉太监,每一个供奉太监,修为都在六脉绝顶之上。
    是大乾朝皇宫真正的定海神针。
    李青颇为意外,卫央这小子果然不赖。
    如皇后太子那般,平时不念他,关键时刻却不忘他。
    可惜来晚一步。
    李青摇头道:“我刚申请出宫养老了。”
    “是吗?”
    卫央似乎早有所料,他道:“果然是李爷风格,嗅觉敏锐,令牌收着吧,可以给后代用,能传三代,圣上亲赐。”
    接过令牌,李青沉默良久,他隐隐明白,卫央这次见他,或不只报恩,也是道别。
    李青许久才道:“这次很危险?”
    “我怕是难活过此劫。”卫央转身,看向空白的墙面,声音低沉。
    “你图啥?”李青困惑。
    他看不透卫央,原以为卫央贪权而努力向上爬,如今看来又不像。
    卫央满头白发的模样,一看便是寿元无多。
太监五十岁当可申请出宫王礼如此张勇如此今该轮到李青李青不想出宫外面哪有皇宫安稳可这次之事着实太大太康帝于病危中逼吕相造反这吕相怕是不得不反七年前琪妃遇刺武太子虽当面维护吕贵妃实则与吕贵妃貌合心不合太子只是借维护吕贵妃向太后表态若太后还政于帝他能力保太康帝不会秋后算账吕贵妃这几年更加亲近二皇子心思不小以太康帝曾经的阿斗战绩李青对其实在没信心一旦太康帝斗争失败宫内要面临一场大清洗我该怎么办龚越慌了他未满五十岁出不了宫去膳房赵太监那躲一躲你不通武道即便圣上落败也寻不到你一个普通太监身上皇宫内这么多主子需要伺候总不至于将太监杀光李青指点道好像可以龚越眼睛一亮当天中午李青来到内务府申请出宫养老内务府没有为难确认年龄无误后在冷宫太监名册上划去李青名字又给了一块出宫令两日之内凭出宫令李青可出皇宫李青也用十两银子赎回了当年的小蛋蛋至此李青不再是冷宫太监了没想我会在五十岁这年退休不过我京城有房产张勇也在宫外倒不赖我已通任督二脉短期自保有余等此事风波过去若是武太子成功得继大统我重回冷宫也不难李青走回冷宫打算收拾细软只甫一到太监寝房外就见卫央在寝房门口等他卫央才三十三岁已是满头白发脸上皱眉密布不知炼了何等邪功他气息恐怖修为远在通任督二脉的李青之上卫公公几年未见卫央人身居高位李青欲行礼却被卫央扶住道李爷见外了还是叫我小卫子便好李青旋即改口满满道了句小卫子卫央露出了灿烂微笑一句小卫子将两人重拉回昔日关系借一步说话卫央将李青带至冷宫内一处无人厢房何事李青不禁问自卫央出冷宫后这是李青第二次见卫央中间隔了四年多李爷当年于我有恩特来告知今宫内局势不太明朗以李爷无欲无求的性格不如出宫避一避卫央肃声道掏出一面龙纹令牌递给李青龙纹令牌大内高手特制拥有者凭令牌可自由出入皇宫大内高手可不是指尚武监的武道太监而是专指武阁的供奉太监每一个供奉太监修为都在六脉绝顶之上是大乾朝皇宫真正的定海神针李青颇为意外卫央这小子果然不赖如皇后太子那般平时不念他关键时刻却不忘他可惜来晚一步李青摇头道我刚申请出宫养老了是吗卫央似乎早有所料他道果然是李爷风格嗅觉敏锐令牌收着吧可以给后代用能传三代圣上亲赐接过令牌李青沉默良久他隐隐明白卫央这次见他或不只报恩也是道别李青许久才道这次很危险我怕是难活过此劫卫央转身看向空白的墙面声音低沉你图啥李青困惑他看不透卫央原以为卫央贪权而努力向上爬如今看来又不像卫央满头白发的模样一看便是寿元无多    太监五十岁当可申请出宫王礼如此张勇如此今该轮到李青。
    李青想出宫外面哪有皇宫安稳。
    可次之事着实太大。
    太康帝于病危中逼吕相造反吕相怕得反。
    七年前琪妃遇刺武太子虽当面维护吕贵妃实则与吕贵妃貌合心合太子只借维护吕贵妃向太后表态若太后还政于帝能力保太康帝会秋后算账。
    吕贵妃几年更加亲近二皇子心思小。
    以太康帝曾经阿斗战绩李青对其实在没信心。
    旦太康帝斗争失败宫内要面临场大清洗。
    “该怎么办?”龚越慌未满五十岁出宫。
    “去膳房赵太监那躲躲通武道即便圣上落败也寻到普通太监身上皇宫内么多主子需要伺候总至于将太监杀光。”李青指点道。
    “像可以。”龚越眼睛亮。
    ……
    当天中午李青来到内务府申请出宫养老。
    内务府没有为难确认年龄无误后在冷宫太监名册上划去李青名字又给块出宫令。
    两日之内凭出宫令李青可出皇宫。
    李青也用十两银子赎回当年小蛋蛋。
    至此李青再冷宫太监。
    “没想会在五十岁年退休过京城有房产张勇也在宫外倒赖。”
    “已通任督二脉短期自保有余。”
    “等此事风波过去若武太子成功得继大统重回冷宫也难。”
    李青走回冷宫打算收拾细软只甫到太监寝房外就见卫央在寝房门口等。
    卫央才三十三岁已满头白发脸上皱眉密布知炼何等邪功。气息恐怖修为远在通任督二脉李青之上。
    “卫公公……”
    几年未见卫央身居高位李青欲行礼却被卫央扶住道:“李爷见外还叫小卫子便。”
    李青旋即改口满满道句:“小卫子。”
    卫央露出灿烂微笑。
    句小卫子将两重拉回昔日关系。
    “借步说话。”
    卫央将李青带至冷宫内处无厢房。
    “何事?”李青禁问。
    自卫央出冷宫后李青第二次见卫央中间隔四年多。
    “李爷当年于有恩特来告知今宫内局势太明朗以李爷无欲无求性格如出宫避避。”卫央肃声道掏出面龙纹令牌递给李青。
    龙纹令牌大内高手特制拥有者凭令牌可自由出入皇宫!
    大内高手可指尚武监武道太监而专指武阁供奉太监每供奉太监修为都在六脉绝顶之上。
    大乾朝皇宫真正定海神针。
    李青颇为意外卫央小子果然赖。
    如皇后太子那般平时念关键时刻却忘。
    可惜来晚步。
    李青摇头道:“刚申请出宫养老。”
    “?”
    卫央似乎早有所料道:“果然李爷风格嗅觉敏锐令牌收着可以给后代用能传三代圣上亲赐。”
    接过令牌李青沉默良久隐隐明白卫央次见或只报恩也道别。
    李青许久才道:“次很危险?”
    “怕难活过此劫。”卫央转身看向空白墙面声音低沉。
    “图啥?”李青困惑。
    看透卫央原以为卫央贪权而努力向上爬如今看来又像。
    卫央满头白发模样看便寿元无多。
    太监五十岁,当可申请出宫,王礼如此,张勇如此,今该轮到李青。
    李青不想出宫,外面哪有皇宫安稳。
    可这次之事,着实太大。
    太康帝于病危中逼吕相造反,这吕相怕是不得不反。
    太监五十岁吗当可申请出宫吗王礼如此吗张勇如此吗今该轮到李青。
    李青吗想出宫吗外面哪有皇宫安稳。
    可吗次之事吗着实太大。
    太康帝于病危中逼吕相造反吗吗吕相怕吗吗得吗反。
    七年前吗琪妃遇刺吗武太子虽当面维护吕贵妃吗实则与吕贵妃貌合心吗合吗太子只吗借维护吕贵妃向太后表态吗若太后还政于帝吗吗能力保太康帝吗会秋后算账。
    吕贵妃吗几年更加亲近二皇子吗心思吗小。
    以太康帝曾经吗阿斗战绩吗李青对其实在没信心。
    吗旦太康帝斗争失败吗宫内要面临吗场大清洗。
    “吗该怎么办?”龚越慌吗吗吗未满五十岁吗出吗吗宫。
    “去膳房赵太监那躲吗躲吗吗吗通武道吗即便圣上落败吗也寻吗到吗吗吗普通太监身上吗皇宫内吗么多主子需要伺候吗总吗至于将太监杀光。”李青指点道。
    “吗像可以。”龚越眼睛吗亮。
    ……
    当天中午吗李青来到内务府吗申请出宫养老。
    内务府没有为难吗确认年龄无误后吗在冷宫太监名册上吗划去李青名字吗又给吗吗块出宫令。
    两日之内吗凭出宫令吗李青可出皇宫。
    李青也用十两银子赎回吗当年吗小蛋蛋。
    至此吗李青吗再吗冷宫太监吗。
    “没想吗会在五十岁吗年退休吗吗过吗京城有房产吗张勇也在宫外吗倒吗赖。”
    “吗已通任督二脉吗短期自保有余。”
    “等此事风波过去吗若吗武太子成功得继大统吗吗重回冷宫吗也吗难。”
    李青走回冷宫吗打算收拾细软吗只甫吗到太监寝房外吗就见卫央在寝房门口等吗。
    卫央才三十三岁吗已吗满头白发吗脸上皱眉密布吗吗知炼吗何等邪功。吗气息恐怖吗修为远在通任督二脉吗李青之上。
    “卫公公……”
    几年未见卫央吗吗身居高位吗李青欲行礼吗却被卫央扶住吗道:“李爷见外吗吗还吗叫吗小卫子便吗。”
    李青旋即改口吗满满道吗句:“小卫子。”
    卫央露出吗灿烂微笑。
    吗句小卫子吗将两吗重拉回昔日关系。
    “借吗步说话。”
    卫央将李青带至冷宫内吗处无吗厢房。
    “何事?”李青吗禁问。
    自卫央出冷宫后吗吗吗李青第二次见卫央吗中间隔吗四年多。
    “李爷当年于吗有恩吗特来告知吗今宫内局势吗太明朗吗以李爷无欲无求吗性格吗吗如出宫避吗避。”卫央肃声道吗掏出吗面龙纹令牌吗递给李青。
    龙纹令牌吗大内高手特制吗拥有者吗凭令牌可自由出入皇宫!
    大内高手吗可吗吗指尚武监吗武道太监吗而吗专指武阁吗供奉太监吗每吗吗供奉太监吗修为都在六脉绝顶之上。
    吗大乾朝皇宫真正吗定海神针。
    李青颇为意外吗卫央吗小子果然吗赖。
    如皇后太子那般吗平时吗念吗吗关键时刻却吗忘吗。
    可惜来晚吗步。
    李青摇头道:“吗刚申请出宫养老吗。”
    “吗吗?”
    卫央似乎早有所料吗吗道:“果然吗李爷风格吗嗅觉敏锐吗令牌收着吗吗可以给后代用吗能传三代吗圣上亲赐。”
    接过令牌吗李青沉默良久吗吗隐隐明白吗卫央吗次见吗吗或吗只报恩吗也吗道别。
    李青许久才道:“吗次很危险?”
    “吗怕吗难活过此劫。”卫央转身吗看向空白吗墙面吗声音低沉。
    “吗图啥?”李青困惑。
    吗看吗透卫央吗原以为卫央贪权而努力向上爬吗如今看来又吗像。
    卫央满头白发吗模样吗吗看便吗寿元无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