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玩狠的谁怕谁

下载免费读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是一通凶狠的国骂涌了过来。
  
  “你他X的是不是找死?谁让你在群里拿老子说事的?”
  
  “敢惹我陈正豪,你这个小比崽子看来是不想活了。”
  
  “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你信不信?”
  
  陈正豪在天海市也是小有名气的恶霸,手底下有几百号人,据说手头上曾经犯过几条人命官司。
  
  因此和他住在一个小区,所有业主都躲着他,没有人敢招惹。
  
  为了立威,陈正豪做事的风格,就是谁敢得罪他一点点,他都要让那个人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人的脸面。
  
  所以,即便张奕只是在业主群里面提了他一句,依旧被陈正豪当做是一种挑衅。
  
  电话那头,他狠狠的骂道:“你真是想找死!自己倒是挺能哔哔的,有种的啊!拿老子来说事。”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是一通凶狠的国骂涌了过来你他的是不是找死谁让你在群里拿老子说事的敢惹我陈正豪你这个小比崽子看来是不想活了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你信不信陈正豪在天海市也是小有名气的恶霸手底下有几百号人据说手头上曾经犯过几条人命官司因此和他住在一个小区所有业主都躲着他没有人敢招惹为了立威陈正豪做事的风格就是谁敢得罪他一点点他都要让那个人付出巨大的代价这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人的脸面所以即便张奕只是在业主群里面提了他一句依旧被陈正豪当做是一种挑衅电话那头他狠狠的骂道你真是想找死自己倒是挺能哔哔的有种的啊拿老子来说事张奕当然不会惯着他冷笑了一声骂道你算个什么坤巴东西少在这里跟老子装叉一个社会人渣没用的废物叫你马呢你叫张奕大骂出口心里面觉得格外的痛快对这个前世带头闯进自己家害死自己的凶手他可是早就憋着一肚子火呢电话那头陈正豪也没有想到张奕竟然敢还嘴他怒不可遏骂的更加难听张奕直接说道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只会在这里玩嘴是吧吓唬谁呢赶紧吃屎去吧骂完之后张奕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把他给拉黑骂完之后就拉黑想到陈正豪在那边狂怒的样子张奕就觉得心里面格外的痛快他走到电视机前伸手打开了监控探头当初战龙安保公司为他打造安全屋的时候在整个楼层都安装了摄像头可以说现在整栋楼都在他的监视之内张奕看向陈正豪所在的六楼果然很快他们家的门就被凶狠的推开了陈正豪穿着羽绒服手里面拎着一根棒球棍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结果一出门他立刻冻得瑟缩了一下外面可是有零下七十多度他为了装腔作势其实就穿了一件羽绒服套着秋衣还故意把拉链敞开好露出自己胸前的纹身结果冰冷的温度立马给他上了一课看到左右无人陈正豪赶紧搓了搓手急急忙忙的上了电梯张奕坐在沙发上不紧不慢的从茶几下面拿起一把手弩这种手弩是用来打猎用的即便是公斤的野猪要是被射中一下厘米的弩箭都能直接射进肉里面去他一边哼着歌一边安装弩箭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他已经把手弩使用的非常熟练米之内不说百发百中但是一个西瓜那么大的脑袋还是不会射偏的电梯一直在往上走张奕拿着上好箭的手弩来到门口他的巨大安全门上面两米高的地方专门留了射击孔张奕踩在椅子上将射击孔上的门打开这里只能从内部开启然后他将手弩对准了外面的走廊为了安全起见张奕的手枪也装在口袋里就算这个陈正豪是个铁人今天过来也得倒霉电话接通那边就通凶狠国骂涌过来。
  
  “X找死?谁让在群里拿老子说事?”
  
  “敢惹陈正豪小比崽子看来想活。”
  
  “有百种方法让在城市待下去信信?”
  
  陈正豪在天海市也小有名气恶霸手底下有几百号据说手头上曾经犯过几条命官司。
  
  因此和住在小区所有业主都躲着没有敢招惹。
  
  为立威陈正豪做事风格就谁敢得罪点点都要让那付出巨大代价。
  
  也就所谓社会脸面。
  
  所以即便张奕只在业主群里面提句依旧被陈正豪当做种挑衅。
  
  电话那头狠狠骂道:“真想找死!自己倒挺能哔哔有种啊!拿老子来说事。”
  
  张奕当然会惯着冷笑声骂道:“算什么坤巴东西?”
  
  “少在里跟老子装叉社会渣没用废物叫马呢叫!”
  
  张奕大骂出口心里面觉得格外痛快。
  
  对前世带头闯进自己家害死自己凶手可早就憋着肚子火呢!
  
  电话那头陈正豪也没有想到张奕竟然敢还嘴!
  
  怒可遏骂更加难听。
  
  张奕直接说道:“就没用废物只会在里玩嘴?吓唬谁呢?赶紧吃屎去!”
  
  骂完之后张奕就挂断电话然后把给拉黑。
  
  骂完之后就拉黑想到陈正豪在那边狂怒样子张奕就觉得心里面格外痛快。
  
  走到电视机前伸手打开监控探头。
  
  当初战龙安保公司为打造安全屋时候在整楼层都安装摄像头。
  
  可以说现在整栋楼都在监视之内。
  
  张奕看向陈正豪所在六楼果然很快们家门就被凶狠推开。
  
  陈正豪穿着羽绒服手里面拎着根棒球棍气势汹汹走出来。
  
  结果出门立刻冻得瑟缩下。
  
  外面可有零下七十多度为装腔作势其实就穿件羽绒服套着秋衣。
  
  还故意把拉链敞开露出自己胸前纹身。
  
  结果冰冷温度立马给上课。
  
  看到左右无陈正豪赶紧搓搓手急急忙忙上电梯。
  
  张奕坐在沙发上紧慢从茶几下面拿起把手弩。
  
  种手弩用来打猎用即便300公斤野猪要被射中下20厘米弩箭都能直接射进肉里面去。
  
  边哼着歌边安装弩箭。
  
  经过段时间练习已经把手弩使用非常熟练。
  
  15米之内说百发百中但西瓜那么大脑袋还会射偏。
  
  电梯直在往上走张奕拿着上箭手弩来到门口。
  
  巨大安全门上面两米高地方专门留射击孔。
  
  张奕踩在椅子上将射击孔上门打开。
  
  里只能从内部开启。
  
  然后将手弩对准外面走廊。
  
  为安全起见张奕手枪也装在口袋里。
  
  就算陈正豪铁今天过来也得倒霉。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是一通凶狠的国骂涌了过来。
  
  “你他X的是不是找死?谁让你在群里拿老子说事的?”
  
  “敢惹我陈正豪,你这个小比崽子看来是不想活了。”
  
  “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你信不信?”
  
  陈正豪在天海市也是小有名气的恶霸,手底下有几百号人,据说手头上曾经犯过几条人命官司。
  
  因此和他住在一个小区,所有业主都躲着他,没有人敢招惹。
  
  为了立威,陈正豪做事的风格,就是谁敢得罪他一点点,他都要让那个人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人的脸面。
  
  所以,即便张奕只是在业主群里面提了他一句,依旧被陈正豪当做是一种挑衅。
  
  电话那头,他狠狠的骂道:“你真是想找死!自己倒是挺能哔哔的,有种的啊!拿老子来说事。”
  
  张奕当然不会惯着他,冷笑了一声,骂道:“你算个什么坤巴东西?”
  
  “少在这里跟老子装叉,一个社会人渣,没用的废物,叫你马呢你叫!”
  
  张奕大骂出口,心里面觉得格外的痛快。
  
  对这个前世带头闯进自己家,害死自己的凶手,他可是早就憋着一肚子火呢!
  
  电话那头,陈正豪也没有想到,张奕竟然敢还嘴!
  
  他怒不可遏,骂的更加难听。
  
  张奕直接说道:“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只会在这里玩嘴是吧?吓唬谁呢?赶紧吃屎去吧!”
  
  骂完之后,张奕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把他给拉黑。
  
  骂完之后就拉黑,想到陈正豪在那边狂怒的样子,张奕就觉得心里面格外的痛快。
  
  他走到电视机前,伸手打开了监控探头。
  
  当初战龙安保公司为他打造安全屋的时候,在整个楼层都安装了摄像头。
  
  可以说,现在整栋楼都在他的监视之内。
  
  张奕看向陈正豪所在的六楼,果然,很快他们家的门就被凶狠的推开了。
  
  陈正豪穿着羽绒服,手里面拎着一根棒球棍,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
  
  结果一出门,他立刻冻得瑟缩了一下。
  
  外面可是有零下七十多度,他为了装腔作势,其实就穿了一件羽绒服套着秋衣。
  
  还故意把拉链敞开,好露出自己胸前的纹身。
  
  结果冰冷的温度立马给他上了一课。
  
  看到左右无人,陈正豪赶紧搓了搓手,急急忙忙的上了电梯。
  
  张奕坐在沙发上,不紧不慢的从茶几下面拿起一把手弩。
  
  这种手弩是用来打猎用的,即便是300公斤的野猪,要是被射中一下,20厘米的弩箭都能直接射进肉里面去。
  
  他一边哼着歌,一边安装弩箭。
  
  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他已经把手弩使用的非常熟练。
  
  15米之内,不说百发百中,但是一个西瓜那么大的脑袋,还是不会射偏的。
  
  电梯一直在往上走,张奕拿着上好箭的手弩,来到门口。
  
  他的巨大安全门,上面两米高的地方专门留了射击孔。
  
  张奕踩在椅子上,将射击孔上的门打开。
  
  这里只能从内部开启。
  
  然后他将手弩对准了外面的走廊。
  
  为了安全起见,张奕的手枪也装在口袋里。
  
  就算这个陈正豪是个铁人,今天过来也得倒霉。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是一通凶狠的国骂涌了过来。
  
  “你他X的是不是找死?谁让你在群里拿老子说事的?”
  
  “敢惹我陈正豪,你这个小比崽子看来是不想活了。”
  
  “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你信不信?”
  
  陈正豪在天海市也是小有名气的恶霸,手底下有几百号人,据说手头上曾经犯过几条人命官司。
  
  因此和他住在一个小区,所有业主都躲着他,没有人敢招惹。
  
  为了立威,陈正豪做事的风格,就是谁敢得罪他一点点,他都要让那个人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人的脸面。
  
  所以,即便张奕只是在业主群里面提了他一句,依旧被陈正豪当做是一种挑衅。
  
  电话那头,他狠狠的骂道:“你真是想找死!自己倒是挺能哔哔的,有种的啊!拿老子来说事。”
  
  张奕当然不会惯着他,冷笑了一声,骂道:“你算个什么坤巴东西?”
  
  “少在这里跟老子装叉,一个社会人渣,没用的废物,叫你马呢你叫!”
  
  张奕大骂出口,心里面觉得格外的痛快。
  
  对这个前世带头闯进自己家,害死自己的凶手,他可是早就憋着一肚子火呢!
  
  电话那头,陈正豪也没有想到,张奕竟然敢还嘴!
  
  他怒不可遏,骂的更加难听。
  
  张奕直接说道:“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只会在这里玩嘴是吧?吓唬谁呢?赶紧吃屎去吧!”
  
  骂完之后,张奕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把他给拉黑。
  
  骂完之后就拉黑,想到陈正豪在那边狂怒的样子,张奕就觉得心里面格外的痛快。
  
  他走到电视机前,伸手打开了监控探头。
  
  当初战龙安保公司为他打造安全屋的时候,在整个楼层都安装了摄像头。
  
  可以说,现在整栋楼都在他的监视之内。
  
  张奕看向陈正豪所在的六楼,果然,很快他们家的门就被凶狠的推开了。
  
  陈正豪穿着羽绒服,手里面拎着一根棒球棍,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
  
  结果一出门,他立刻冻得瑟缩了一下。
  
  外面可是有零下七十多度,他为了装腔作势,其实就穿了一件羽绒服套着秋衣。
  
  还故意把拉链敞开,好露出自己胸前的纹身。
  
  结果冰冷的温度立马给他上了一课。
  
  看到左右无人,陈正豪赶紧搓了搓手,急急忙忙的上了电梯。
  
  张奕坐在沙发上,不紧不慢的从茶几下面拿起一把手弩。
  
  这种手弩是用来打猎用的,即便是300公斤的野猪,要是被射中一下,20厘米的弩箭都能直接射进肉里面去。
  
  他一边哼着歌,一边安装弩箭。
  
  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他已经把手弩使用的非常熟练。
  
  15米之内,不说百发百中,但是一个西瓜那么大的脑袋,还是不会射偏的。
  
  电梯一直在往上走,张奕拿着上好箭的手弩,来到门口。
  
  他的巨大安全门,上面两米高的地方专门留了射击孔。
  
  张奕踩在椅子上,将射击孔上的门打开。
  
  这里只能从内部开启。
  
  然后他将手弩对准了外面的走廊。
  
  为了安全起见,张奕的手枪也装在口袋里。
  
  就算这个陈正豪是个铁人,今天过来也得倒霉。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