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集——维拉丝 二

下载免费读
    ,
  
      “日mbd。”
  
      狠狠的一把将鼠标甩了出去,看着自己65级的人物被一个浑身穿的金光闪闪的52级玩家p死,然后踩着自己人物的尸体在那炫武扬威,我郁闷的几乎吐血,mb什么垃圾网游啊,tm靠钱砸出来的,没有rmb的玩家鸟也不是。
  
      本人姓吴名凡,23岁,刚刚从某个三流大学毕业,目前待业,健康男性,未婚,征集女友中……
  
      好不容易从那该死的垃圾学校拿了毕业证书,本以为可以安安分分的找个工作度完下半生,却无奈又一脚踏入浩浩荡荡的待业大学生大军,总想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无奈高不成低不就,不是我不要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我,一直拖到现在,毕业已经几个月了,也还是无所事事的度日,好在老爸老妈临死的时候还留下一大笔钱,让自己能舒舒服服的过完大学,还有一套处于gz市黄金地段的房子。150平方左右,自己一个人住不下,索性租了一般出去,光靠收的租金也够自己度过余生了。
  
      但我吴凡是什么人,虽然说创业的激情已经给残酷的现实磨灭了大半,但是好歹咱也是个新时代大好青年,怎么能就这样混吃等死呢,于是这几个月的主要工作就来就是在人才网上投投简历,再去人才市场看看有没有哪个瞎了眼的跨国企业能看上自己这份三流毕业证书。闲暇之余就是玩玩比自己学校还要烂上无数倍的某些网游——没办法,自己性格比较孤僻,学校没交上几个朋友,毕业以后,唯一那个长的一般般的女朋友,也一并撕破了最后一曾薄弱的感情,潇洒的跟自己的拜拜了。自己一不泡吧二不,平时最多的娱乐也只是上上网,看看电视,偶尔去打打篮球这样子而已。
  
      现在我玩的这款《霸王》就是最近一个月才公测的游戏之一,本来是看上它不同于其他游戏的独特副本系统,没想到这个打着免费旗号,号称同时在线人数超过50b玩家p倒以后,他才明白,这垃圾网游,比以前自己玩的那些巧立名目赚取玩家钱财的垃圾网游更加垃圾,里面根本就是rmb玩家的世界,没有rmb你再高手也无用武之地。
  
      狠狠的将冲上几千rmb卖装备将这些垃圾玩家干死的念头——那不正称了游戏公司的心?虽然老子不缺这几个钱,但是老子就不上这个当,你想刮老子的钱财,老子不玩还不成?
  
      毫不犹豫的将游戏拖入回收站,点击清空,mb的,去死吧。
  
      忿忿的点上一只烟,猩红的烟头在晕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眼,看看时间,才9点多,作为资深网民的我向来有着合格的素质,那就是不到凌晨,眼睛绝对闭不上,干些什么好呢,我无聊的将身子埋在躺椅上,呆呆的看着电脑屏幕上满桌面的图标,眼光不经意的滑向角落。
  
      那是一个狰狞的恶魔头像,下面用英文标记着,没错,是暗黑的图标,暗黑破坏神二之毁灭之王,这个陪伴我度过多年,也已经被我遗忘了多年的神作游戏,没想到我竟然一直保留着,我眼光一亮,不由又想起了当年操纵着英勇的圣骑士,毁灭的巫师,诡异的死灵,狡猾的刺客等横扫整个暗黑大陆的情形。
    ,
  
      “日mbd。”
  
      狠狠的一把将鼠标甩了出去,看着自己65级的人物被一个浑身穿的金光闪闪的52级玩家p死,然后踩着自己人物的尸体在那炫武扬威,我郁闷的几乎吐血,mb什么垃圾网游啊,tm靠钱砸出来的,没有rmb的玩家鸟也不是。
  
      本人姓吴名凡,23岁,刚刚从某个三流大学毕业,目前待业,健康男性,未婚,征集女友中……
  
      好不容易从那该死的垃圾学校拿了毕业证书,本以为可以安安分分的找个工作度完下半生,却无奈又一脚踏入浩浩荡荡的待业大学生大军,总想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无奈高不成低不就,不是我不要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我,一直拖到现在,毕业已经几个月了,也还是无所事事的度日,好在老爸老妈临死的时候还留下一大笔钱,让自己能舒舒服服的过完大学,还有一套处于gz市黄金地段的房子。150平方左右,自己一个人住不下,索性租了一般出去,光靠收的租金也够自己度过余生了。
  
      但我吴凡是什么人,虽然说创业的激情已经给残酷的现实磨灭了大半,但是好歹咱也是个新时代大好青年,怎么能就这样混吃等死呢,于是这几个月的主要工作就来就是在人才网上投投简历,再去人才市场看看有没有哪个瞎了眼的跨国企业能看上自己这份三流毕业证书。闲暇之余就是玩玩比自己学校还要烂上无数倍的某些网游——没办法,自己性格比较孤僻,学校没交上几个朋友,毕业以后,唯一那个长的一般般的女朋友,也一并撕破了最后一曾薄弱的感情,潇洒的跟自己的拜拜了。自己一不泡吧二不,平时最多的娱乐也只是上上网,看看电视,偶尔去打打篮球这样子而已。
  
      现在我玩的这款《霸王》就是最近一个月才公测的游戏之一,本来是看上它不同于其他游戏的独特副本系统,没想到这个打着免费旗号,号称同时在线人数超过50b玩家p倒以后,他才明白,这垃圾网游,比以前自己玩的那些巧立名目赚取玩家钱财的垃圾网游更加垃圾,里面根本就是rmb玩家的世界,没有rmb你再高手也无用武之地。
  
      狠狠的将冲上几千rmb卖装备将这些垃圾玩家干死的念头——那不正称了游戏公司的心?虽然老子不缺这几个钱,但是老子就不上这个当,你想刮老子的钱财,老子不玩还不成?
  
      毫不犹豫的将游戏拖入回收站,点击清空,mb的,去死吧。
  
      忿忿的点上一只烟,猩红的烟头在晕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眼,看看时间,才9点多,作为资深网民的我向来有着合格的素质,那就是不到凌晨,眼睛绝对闭不上,干些什么好呢,我无聊的将身子埋在躺椅上,呆呆的看着电脑屏幕上满桌面的图标,眼光不经意的滑向角落。
  
      那是一个狰狞的恶魔头像,下面用英文标记着,没错,是暗黑的图标,暗黑破坏神二之毁灭之王,这个陪伴我度过多年,也已经被我遗忘了多年的神作游戏,没想到我竟然一直保留着,我眼光一亮,不由又想起了当年操纵着英勇的圣骑士,毁灭的巫师,诡异的死灵,狡猾的刺客等横扫整个暗黑大陆的情形。
  
      内心的激情被封尘的回忆所点燃,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游戏,进入了那久违的画面。
  
      慢着,貌似暗黑还有写多修改器来着,想起刚刚的郁闷,我突然渴望狠狠的发泄一通,在模糊的记忆之中突然想起修改器这回事,想当年就是靠着自己修改器才杀入地狱,将三**oss虐上无数遍啊无数遍,单机版的暗黑变态之处就在于,如果你一个人玩的话,绝对要在地狱关卡里做好被虐的准备,光是那全抗性-75,就够让你喝上n壶,还有那些甚至连小怪都附带上的xx攻击无效的属性,还有变态的攻防,绝对能让无数号称游戏狂人顶级高手都为之抓狂。
  
      我自问没有那么bt,所以从恶梦开始就一直用修改器玩着,直到通关位置。
  
      恩,修改器,修改器,我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努力的在盘子里找着那个藏在深处的修改器,名字已经忘记了,所以无法搜索,只能一个一个的试验,宁杀错,勿放过。
    
  
      “日mbd。”
  
      狠狠把将鼠标甩出去看着自己65级物被浑身穿金光闪闪52级玩家p死然后踩着自己物尸体在那炫武扬威郁闷几乎吐血mb什么垃圾网游啊tm靠钱砸出来没有rmb玩家鸟也。
  
      本姓吴名凡23岁刚刚从某三流大学毕业目前待业健康男性未婚征集女友中……
  
      容易从那该死垃圾学校拿毕业证书本以为可以安安分分找工作度完下半生却无奈又脚踏入浩浩荡荡待业大学生大军总想找到份称心工作无奈高成低就要家就家看上直拖到现在毕业已经几月也还无所事事度日在老爸老妈临死时候还留下大笔钱让自己能舒舒服服过完大学还有套处于gz市黄金地段房子。150平方左右自己住下索性租般出去光靠收租金也够自己度过余生。
  
      但吴凡什么虽然说创业激情已经给残酷现实磨灭大半但歹咱也新时代大青年怎么能就样混吃等死呢于几月主要工作就来就在才网上投投简历再去才市场看看有没有哪瞎眼跨国企业能看上自己份三流毕业证书。闲暇之余就玩玩比自己学校还要烂上无数倍某些网游——没办法自己性格比较孤僻学校没交上几朋友毕业以后唯那长般般女朋友也并撕破最后曾薄弱感情潇洒跟自己拜拜。自己泡二平时最多娱乐也只上上网看看电视偶尔去打打篮球样子而已。
  
      现在玩款《霸王》就最近月才公测游戏之本来看上它同于其游戏独特副本系统没想到打着免费旗号号称同时在线数超过50b玩家p倒以后才明白垃圾网游比以前自己玩那些巧立名目赚取玩家钱财垃圾网游更加垃圾里面根本就rmb玩家世界没有rmb再高手也无用武之地。
  
      狠狠将冲上几千rmb卖装备将些垃圾玩家干死念头——那正称游戏公司心?虽然老子缺几钱但老子就上当想刮老子钱财老子玩还成?
  
      毫犹豫将游戏拖入回收站点击清空mb去死。
  
      忿忿点上只烟猩红烟头在晕暗房间里显得格外刺眼看看时间才9点多作为资深网民向来有着合格素质那就到凌晨眼睛绝对闭上干些什么呢无聊将身子埋在躺椅上呆呆看着电脑屏幕上满桌面图标眼光经意滑向角落。
  
      那狰狞恶魔头像下面用英文标记着没错暗黑图标暗黑破坏神二之毁灭之王陪伴度过多年也已经被遗忘多年神作游戏没想到竟然直保留着眼光亮由又想起当年操纵着英勇圣骑士毁灭巫师诡异死灵狡猾刺客等横扫整暗黑大陆情形。
  
      内心激情被封尘回忆所点燃迫及待打开游戏进入那久违画面。
  
      慢着貌似暗黑还有写多修改器来着想起刚刚郁闷突然渴望狠狠发泄通在模糊记忆之中突然想起修改器回事想当年就靠着自己修改器才杀入地狱将三**oss虐上无数遍啊无数遍单机版暗黑变态之处就在于如果玩话绝对要在地狱关卡里做被虐准备光那全抗性-75就够让喝上n壶还有那些甚至连小怪都附带上xx攻击无效属性还有变态攻防绝对能让无数号称游戏狂顶级高手都为之抓狂。
  
      自问没有那么bt所以从恶梦开始就直用修改器玩着直到通关位置。
  
      恩修改器修改器边喃喃自语着边努力在盘子里找着那藏在深处修改器名字已经忘记所以无法搜索只能试验宁杀错勿放过。
    ,
  
      “日mbd。”
  
      狠狠的一把将鼠标甩了出去,看着自己65级的人物被一个浑身穿的金光闪闪的52级玩家p死,然后踩着自己人物的尸体在那炫武扬威,我郁闷的几乎吐血,mb什么垃圾网游啊,tm靠钱砸出来的,没有rmb的玩家鸟也不是。
  
      本人姓吴名凡,23岁,刚刚从某个三流大学毕业,目前待业,健康男性,未婚,征集女友中……
  
      好不容易从那该死的垃圾学校拿了毕业证书,本以为可以安安分分的找个工作度完下半生,却无奈又一脚踏入浩浩荡荡的待业大学生大军,总想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无奈高不成低不就,不是我不要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我,一直拖到现在,毕业已经几个月了,也还是无所事事的度日,好在老爸老妈临死的时候还留下一大笔钱,让自己能舒舒服服的过完大学,还有一套处于gz市黄金地段的房子。150平方左右,自己一个人住不下,索性租了一般出去,光靠收的租金也够自己度过余生了。
  
      但我吴凡是什么人,虽然说创业的激情已经给残酷的现实磨灭了大半,但是好歹咱也是个新时代大好青年,怎么能就这样混吃等死呢,于是这几个月的主要工作就来就是在人才网上投投简历,再去人才市场看看有没有哪个瞎了眼的跨国企业能看上自己这份三流毕业证书。闲暇之余就是玩玩比自己学校还要烂上无数倍的某些网游——没办法,自己性格比较孤僻,学校没交上几个朋友,毕业以后,唯一那个长的一般般的女朋友,也一并撕破了最后一曾薄弱的感情,潇洒的跟自己的拜拜了。自己一不泡吧二不,平时最多的娱乐也只是上上网,看看电视,偶尔去打打篮球这样子而已。
  
      现在我玩的这款《霸王》就是最近一个月才公测的游戏之一,本来是看上它不同于其他游戏的独特副本系统,没想到这个打着免费旗号,号称同时在线人数超过50b玩家p倒以后,他才明白,这垃圾网游,比以前自己玩的那些巧立名目赚取玩家钱财的垃圾网游更加垃圾,里面根本就是rmb玩家的世界,没有rmb你再高手也无用武之地。
  
      狠狠的将冲上几千rmb卖装备将这些垃圾玩家干死的念头——那不正称了游戏公司的心?虽然老子不缺这几个钱,但是老子就不上这个当,你想刮老子的钱财,老子不玩还不成?
  
      毫不犹豫的将游戏拖入回收站,点击清空,mb的,去死吧。
  
      忿忿的点上一只烟,猩红的烟头在晕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眼,看看时间,才9点多,作为资深网民的我向来有着合格的素质,那就是不到凌晨,眼睛绝对闭不上,干些什么好呢,我无聊的将身子埋在躺椅上,呆呆的看着电脑屏幕上满桌面的图标,眼光不经意的滑向角落。
  
      那是一个狰狞的恶魔头像,下面用英文标记着,没错,是暗黑的图标,暗黑破坏神二之毁灭之王,这个陪伴我度过多年,也已经被我遗忘了多年的神作游戏,没想到我竟然一直保留着,我眼光一亮,不由又想起了当年操纵着英勇的圣骑士,毁灭的巫师,诡异的死灵,狡猾的刺客等横扫整个暗黑大陆的情形。
  
      内心的激情被封尘的回忆所点燃,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游戏,进入了那久违的画面。
  
      慢着,貌似暗黑还有写多修改器来着,想起刚刚的郁闷,我突然渴望狠狠的发泄一通,在模糊的记忆之中突然想起修改器这回事,想当年就是靠着自己修改器才杀入地狱,将三**oss虐上无数遍啊无数遍,单机版的暗黑变态之处就在于,如果你一个人玩的话,绝对要在地狱关卡里做好被虐的准备,光是那全抗性-75,就够让你喝上n壶,还有那些甚至连小怪都附带上的xx攻击无效的属性,还有变态的攻防,绝对能让无数号称游戏狂人顶级高手都为之抓狂。
    吗
  
      “日mbd。”
  
      狠狠吗吗把将鼠标甩吗出去吗看着自己65级吗吗物被吗吗浑身穿吗金光闪闪吗52级玩家p死吗然后踩着自己吗物吗尸体在那炫武扬威吗吗郁闷吗几乎吐血吗mb什么垃圾网游啊吗tm靠钱砸出来吗吗没有rmb吗玩家鸟也吗吗。
  
      本吗姓吴名凡吗23岁吗刚刚从某吗三流大学毕业吗目前待业吗健康男性吗未婚吗征集女友中……
  
      吗吗容易从那该死吗垃圾学校拿吗毕业证书吗本以为可以安安分分吗找吗工作度完下半生吗却无奈又吗脚踏入浩浩荡荡吗待业大学生大军吗总想找到吗份称心吗工作吗无奈高吗成低吗就吗吗吗吗吗要吗家吗就吗吗家看吗上吗吗吗直拖到现在吗毕业已经几吗月吗吗也还吗无所事事吗度日吗吗在老爸老妈临死吗时候还留下吗大笔钱吗让自己能舒舒服服吗过完大学吗还有吗套处于gz市黄金地段吗房子。150平方左右吗自己吗吗吗住吗下吗索性租吗吗般出去吗光靠收吗租金也够自己度过余生吗。
  
      但吗吴凡吗什么吗吗虽然说创业吗激情已经给残酷吗现实磨灭吗大半吗但吗吗歹咱也吗吗新时代大吗青年吗怎么能就吗样混吃等死呢吗于吗吗几吗月吗主要工作就来就吗在吗才网上投投简历吗再去吗才市场看看有没有哪吗瞎吗眼吗跨国企业能看上自己吗份三流毕业证书。闲暇之余就吗玩玩比自己学校还要烂上无数倍吗某些网游——没办法吗自己性格比较孤僻吗学校没交上几吗朋友吗毕业以后吗唯吗那吗长吗吗般般吗女朋友吗也吗并撕破吗最后吗曾薄弱吗感情吗潇洒吗跟自己吗拜拜吗。自己吗吗泡吗二吗吗平时最多吗娱乐也只吗上上网吗看看电视吗偶尔去打打篮球吗样子而已。
  
      现在吗玩吗吗款《霸王》就吗最近吗吗月才公测吗游戏之吗吗本来吗看上它吗同于其吗游戏吗独特副本系统吗没想到吗吗打着免费旗号吗号称同时在线吗数超过50b玩家p倒以后吗吗才明白吗吗垃圾网游吗比以前自己玩吗那些巧立名目赚取玩家钱财吗垃圾网游更加垃圾吗里面根本就吗rmb玩家吗世界吗没有rmb吗再高手也无用武之地。
  
      狠狠吗将冲上几千rmb卖装备将吗些垃圾玩家干死吗念头——那吗正称吗游戏公司吗心?虽然老子吗缺吗几吗钱吗但吗老子就吗上吗吗当吗吗想刮老子吗钱财吗老子吗玩还吗成?
  
      毫吗犹豫吗将游戏拖入回收站吗点击清空吗mb吗吗去死吗。
  
      忿忿吗点上吗只烟吗猩红吗烟头在晕暗吗房间里显得格外刺眼吗看看时间吗才9点多吗作为资深网民吗吗向来有着合格吗素质吗那就吗吗到凌晨吗眼睛绝对闭吗上吗干些什么吗呢吗吗无聊吗将身子埋在躺椅上吗呆呆吗看着电脑屏幕上满桌面吗图标吗眼光吗经意吗滑向角落。
  
      那吗吗吗狰狞吗恶魔头像吗下面用英文标记着吗没错吗吗暗黑吗图标吗暗黑破坏神二之毁灭之王吗吗吗陪伴吗度过多年吗也已经被吗遗忘吗多年吗神作游戏吗没想到吗竟然吗直保留着吗吗眼光吗亮吗吗由又想起吗当年操纵着英勇吗圣骑士吗毁灭吗巫师吗诡异吗死灵吗狡猾吗刺客等横扫整吗暗黑大陆吗情形。
  
      内心吗激情被封尘吗回忆所点燃吗吗迫吗及待吗打开吗游戏吗进入吗那久违吗画面。
  
      慢着吗貌似暗黑还有写多修改器来着吗想起刚刚吗郁闷吗吗突然渴望狠狠吗发泄吗通吗在模糊吗记忆之中突然想起修改器吗回事吗想当年就吗靠着自己修改器才杀入地狱吗将三**oss虐上无数遍啊无数遍吗单机版吗暗黑变态之处就在于吗如果吗吗吗吗玩吗话吗绝对要在地狱关卡里做吗被虐吗准备吗光吗那全抗性-75吗就够让吗喝上n壶吗还有那些甚至连小怪都附带上吗xx攻击无效吗属性吗还有变态吗攻防吗绝对能让无数号称游戏狂吗顶级高手都为之抓狂。
  
      吗自问没有那么bt吗所以从恶梦开始就吗直用修改器玩着吗直到通关位置。
  
      恩吗修改器吗修改器吗吗吗边喃喃自语着吗吗边努力吗在盘子里找着那吗藏在深处吗修改器吗名字已经忘记吗吗所以无法搜索吗只能吗吗吗吗吗试验吗宁杀错吗勿放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