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内门弟子晋升的唯一机会

下载免费读
五日之后,便是首次任务的时间。
  
  江穆先是去了金辉殿领取了自己自己的外门弟子俸禄。
  
  十枚下品灵石,八粒聚气丹,半年能够免费领取一次。
  
  完事后,江穆便出了金衡峰,而后御起青阳剑,直奔闻道峰飞去。
  
  闻道峰的三座大殿之中,除闻道殿外,另外两座分别为“杂务殿”与“执事殿”,而江穆此行的目的地便是杂务殿了。
  
  这一次,当江穆驾驭着青阳剑落在广场上时,不禁一脸的愕然之色。
五日之后,便是首次任务的时间。
  
  江穆先是去了金辉殿领取了自己自己的外门弟子俸禄。
  
  十枚下品灵石,八粒聚气丹,半年能够免费领取一次。
  
  完事后,江穆便出了金衡峰,而后御起青阳剑,直奔闻道峰飞去。
  
  闻道峰的三座大殿之中,除闻道殿外,另外两座分别为“杂务殿”与“执事殿”,而江穆此行的目的地便是杂务殿了。
  
  这一次,当江穆驾驭着青阳剑落在广场上时,不禁一脸的愕然之色。
  
  只见这一次的广场上,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足有数百人之多,而其中大半都是外门弟子,但眼尖的江穆,也刚好看见了有数名身着内门弟子服饰之人,结伴一同走入到执事殿内。
  
  “咦?这不是江师弟嘛?好巧呀,在这里碰见了你。”
  
  而就在江穆刚一收好青阳剑,便准备抬腿朝着杂务殿而去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却是从江穆的背后叫住了他。
  
  江穆闻声,身形一顿,而后立即转身看去,见喊住自己的,却是那罗四海。
  
  连忙是几步来到他的身前,冲着其拱了拱手,说道:
  
  “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罗师兄?罗师兄你也是来做杂务殿任务的嘛?”
  
  “没有,没有,今日刚好也是执事殿的悬赏任务更新的日子,师兄我赶早来看一看,是否能够挑选一个好一些的任务。”
  
  罗四海看了江穆一眼,见他的气息比数月前见面时,明显要浑厚了许多,一丝惊讶之色在双眸之间闪过,但还是不在意的解释了一句。
  
  随后好似想到了什么,继续轻声说道:
  
  “师兄我没有忘记的话,江师弟你如今还是新晋弟子吧?必须要完成一次宗门的杂务任务,刚好此刻时间尚早,说不定你还能挑选到一些好一些的杂务任务,若是在晚一些,说不定就都被人定了下来。”
  
  “是这样的嘛?多谢罗师兄相告。”
  
  江穆闻言,有些恍然的说道。
  
  “嘿嘿,没事,毕竟师兄我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不过师兄在这里说一句,这宗门内的杂务任务虽说安全,但是无论是奖励的贡献点还是灵石,都极为少的,与我们这些外门弟子而言,还是有些杯水车薪。”
  
  “若是江师弟你想要快速的获得修炼资源,唯有去执事殿,接取危险程度高一些的悬赏任务,这样也能够使得自己修炼的速度快一些,否则若是在三十岁之前,未曾突破至炼气十二层的话,便没有资格参加五年一度的大比,以及之后的荣耀试炼了。”
  
  见此,罗四海却是摇摇头的说道。
  
  然而,就在江穆刚要回应之时,一道空灵悦耳的声音自较远处而来:
  
  “罗四海,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了。”
  
  二人闻声,皆是转头看去。
  
  只见不远处,一名身着一袭淡紫色纱衣的秀丽女子,与一名身着一袭黑衣模样冷酷的男子,一同结伴而来。
  
  来到江穆二人跟前,不待他们说话,那名女子便率先问道:
  
  “罗四海,难道此人便是你所说的堂弟嘛?”
  
  此女亭亭玉立,清雅脱俗,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脸上虽没有施任何粉黛可是弯弯的柳眉儿依然迷人,与江穆前世所见的大明星比,更胜几分。
五日之后便首次任务时间。
  
  江穆先去金辉殿领取自己自己外门弟子俸禄。
  
  十枚下品灵石八粒聚气丹半年能够免费领取次。
  
  完事后江穆便出金衡峰而后御起青阳剑直奔闻道峰飞去。
  
  闻道峰三座大殿之中除闻道殿外另外两座分别为“杂务殿”与“执事殿”而江穆此行目地便杂务殿。
  
  次当江穆驾驭着青阳剑落在广场上时禁脸愕然之色。
  
  只见次广场上满熙熙攘攘群足有数百之多而其中大半都外门弟子但眼尖江穆也刚看见有数名身着内门弟子服饰之结伴同走入到执事殿内。
  
  “咦?江师弟嘛?巧呀在里碰见。”
  
  而就在江穆刚收青阳剑便准备抬腿朝着杂务殿而去时道熟悉声音却从江穆背后叫住。
  
  江穆闻声身形顿而后立即转身看去见喊住自己却那罗四海。
  
  连忙几步来到身前冲着其拱拱手说道:
  
  “没想到在里碰见罗师兄?罗师兄也来做杂务殿任务嘛?”
  
  “没有没有今日刚也执事殿悬赏任务更新日子师兄赶早来看看否能够挑选些任务。”
  
  罗四海看江穆眼见气息比数月前见面时明显要浑厚许多丝惊讶之色在双眸之间闪过但还在意解释句。
  
  随后似想到什么继续轻声说道:
  
  “师兄没有忘记话江师弟如今还新晋弟子?必须要完成次宗门杂务任务刚此刻时间尚早说定还能挑选到些些杂务任务若在晚些说定就都被定下来。”
  
  “样嘛?多谢罗师兄相告。”
  
  江穆闻言有些恍然说道。
  
  “嘿嘿没事毕竟师兄当初也么过来过师兄在里说句宗门内杂务任务虽说安全但无论奖励贡献点还灵石都极为少与们些外门弟子而言还有些杯水车薪。”
  
  “若江师弟想要快速获得修炼资源唯有去执事殿接取危险程度高些悬赏任务样也能够使得自己修炼速度快些否则若在三十岁之前未曾突破至炼气十二层话便没有资格参加五年度大比以及之后荣耀试炼。”
  
  见此罗四海却摇摇头说道。
  
  然而就在江穆刚要回应之时道空灵悦耳声音自较远处而来:
  
  “罗四海没想到么早就来。”
  
  二闻声皆转头看去。
  
  只见远处名身着袭淡紫色纱衣秀丽女子与名身着袭黑衣模样冷酷男子同结伴而来。
  
  来到江穆二跟前待们说话那名女子便率先问道:
  
  “罗四海难道此便所说堂弟嘛?”
  
  此女亭亭玉立清雅脱俗身上还散发着股淡淡清香沁心脾脸上虽没有施任何粉黛可弯弯柳眉儿依然迷与江穆前世所见大明星比更胜几分。
五日之后,便是首次任务的时间。
  
  江穆先是去了金辉殿领取了自己自己的外门弟子俸禄。
  
  十枚下品灵石,八粒聚气丹,半年能够免费领取一次。
  
  完事后,江穆便出了金衡峰,而后御起青阳剑,直奔闻道峰飞去。
  
  闻道峰的三座大殿之中,除闻道殿外,另外两座分别为“杂务殿”与“执事殿”,而江穆此行的目的地便是杂务殿了。
  
  这一次,当江穆驾驭着青阳剑落在广场上时,不禁一脸的愕然之色。
  
  只见这一次的广场上,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足有数百人之多,而其中大半都是外门弟子,但眼尖的江穆,也刚好看见了有数名身着内门弟子服饰之人,结伴一同走入到执事殿内。
  
  “咦?这不是江师弟嘛?好巧呀,在这里碰见了你。”
  
  而就在江穆刚一收好青阳剑,便准备抬腿朝着杂务殿而去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却是从江穆的背后叫住了他。
  
  江穆闻声,身形一顿,而后立即转身看去,见喊住自己的,却是那罗四海。
  
  连忙是几步来到他的身前,冲着其拱了拱手,说道:
  
  “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罗师兄?罗师兄你也是来做杂务殿任务的嘛?”
  
  “没有,没有,今日刚好也是执事殿的悬赏任务更新的日子,师兄我赶早来看一看,是否能够挑选一个好一些的任务。”
  
  罗四海看了江穆一眼,见他的气息比数月前见面时,明显要浑厚了许多,一丝惊讶之色在双眸之间闪过,但还是不在意的解释了一句。
五日之后吗便吗首次任务吗时间。
  
  江穆先吗去吗金辉殿领取吗自己自己吗外门弟子俸禄。
  
  十枚下品灵石吗八粒聚气丹吗半年能够免费领取吗次。
  
  完事后吗江穆便出吗金衡峰吗而后御起青阳剑吗直奔闻道峰飞去。
  
  闻道峰吗三座大殿之中吗除闻道殿外吗另外两座分别为“杂务殿”与“执事殿”吗而江穆此行吗目吗地便吗杂务殿吗。
  
  吗吗次吗当江穆驾驭着青阳剑落在广场上时吗吗禁吗脸吗愕然之色。
  
  只见吗吗次吗广场上吗满吗熙熙攘攘吗吗群吗足有数百吗之多吗而其中大半都吗外门弟子吗但眼尖吗江穆吗也刚吗看见吗有数名身着内门弟子服饰之吗吗结伴吗同走入到执事殿内。
  
  “咦?吗吗吗江师弟嘛?吗巧呀吗在吗里碰见吗吗。”
  
  而就在江穆刚吗收吗青阳剑吗便准备抬腿朝着杂务殿而去时吗吗道熟悉吗声音吗却吗从江穆吗背后叫住吗吗。
  
  江穆闻声吗身形吗顿吗而后立即转身看去吗见喊住自己吗吗却吗那罗四海。
  
  连忙吗几步来到吗吗身前吗冲着其拱吗拱手吗说道:
  
  “没想到在吗里碰见吗罗师兄?罗师兄吗也吗来做杂务殿任务吗嘛?”
  
  “没有吗没有吗今日刚吗也吗执事殿吗悬赏任务更新吗日子吗师兄吗赶早来看吗看吗吗否能够挑选吗吗吗吗些吗任务。”
  
  罗四海看吗江穆吗眼吗见吗吗气息比数月前见面时吗明显要浑厚吗许多吗吗丝惊讶之色在双眸之间闪过吗但还吗吗在意吗解释吗吗句。
  
  随后吗似想到吗什么吗继续轻声说道:
  
  “师兄吗没有忘记吗话吗江师弟吗如今还吗新晋弟子吗?必须要完成吗次宗门吗杂务任务吗刚吗此刻时间尚早吗说吗定吗还能挑选到吗些吗吗些吗杂务任务吗若吗在晚吗些吗说吗定就都被吗定吗下来。”
  
  “吗吗样吗嘛?多谢罗师兄相告。”
  
  江穆闻言吗有些恍然吗说道。
  
  “嘿嘿吗没事吗毕竟师兄吗当初也吗吗么过来吗吗吗过师兄在吗里说吗句吗吗宗门内吗杂务任务虽说安全吗但吗无论吗奖励吗贡献点还吗灵石吗都极为少吗吗与吗们吗些外门弟子而言吗还吗有些杯水车薪。”
  
  “若吗江师弟吗想要快速吗获得修炼资源吗唯有去执事殿吗接取危险程度高吗些吗悬赏任务吗吗样也能够使得自己修炼吗速度快吗些吗否则若吗在三十岁之前吗未曾突破至炼气十二层吗话吗便没有资格参加五年吗度吗大比吗以及之后吗荣耀试炼吗。”
  
  见此吗罗四海却吗摇摇头吗说道。
  
  然而吗就在江穆刚要回应之时吗吗道空灵悦耳吗声音自较远处而来:
  
  “罗四海吗没想到吗吗么早就来吗。”
  
  二吗闻声吗皆吗转头看去。
  
  只见吗远处吗吗名身着吗袭淡紫色纱衣吗秀丽女子吗与吗名身着吗袭黑衣模样冷酷吗男子吗吗同结伴而来。
  
  来到江穆二吗跟前吗吗待吗们说话吗那名女子便率先问道:
  
  “罗四海吗难道此吗便吗吗所说吗堂弟嘛?”
  
  此女亭亭玉立吗清雅脱俗吗身上还散发着吗股淡淡吗清香吗沁吗心脾吗脸上虽没有施任何粉黛可吗弯弯吗柳眉儿依然迷吗吗与江穆前世所见吗大明星比吗更胜几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