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香风拂杨柳

下载免费读
等处理完各项杂务,已经是傍晚时分。赵黍回到怀英馆在盐泽城的落脚处,那是一座当地富绅的大宅院,赵黍在院外就察觉到一丝异样。
  “怎么了?”罗希贤看见赵黍杵在门外,沿着墙根来回走。
  “这院子不属于普通人家的吧?”赵黍觉察到一股玄妙气韵,将宅院内外划分明晰,与禁制阵式类似,或者干脆说是结界。
  罗希贤两臂叉抱在胸前:“我也发现了,听王郡丞说,这座宅院曾经是天夏朝的什么神祠,不过在战乱中被摧毁,只剩下院墙地基大致完好,后来在这之上建了宅院。我看过了,没有脏东西。”
  “天夏朝留下好东西挺多啊。”赵黍掏出青玄笔,干脆蹲在墙根边上虚划起来。
  罗希贤摇头道:“赵大法师,要点脸行不行?别蹲在路边了,我这边还有事情要你帮忙。”
  “啥事?”
  “那几十个从汤盆山带来的妇女,他们不肯留在驿站,又是磕头又是哭诉,非要跟着我们来到盐泽城。”罗希贤面露难色:“我现在把她们带来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赵黍正专心盯着结界,随口说:“谁让你非要逞英雄?把她们留下当仆人呗,反正多少有些杂活让她们干。”
  “还有,吴老大也跟着我们来了。”罗希贤说:“他嘴上不提,但他的眼神都快能说话了。”
  赵黍从怀里摸出一份盖章公文:“盐泽城郡府现下根本拿不出几千两白银,你先对付过去。”
  罗希贤接过公文看了一眼:“又是这种条执公文?这不太公道吧,一点现钱都不给他?”
  赵黍抬笔指着罗希贤:“要不是你当初在酒桌上口不择言,我至于现在要这样应付吴老大?”
  罗希贤盯着赵黍好一阵:“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想法?”
  “我主要是在想,赤云都为何要这些龙血脂。”赵黍捏了捏眉间:“丁茂才说,那个杨柳君与蟠龙山中的妖怪勾结,开采荧惑石锻造神兵,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罗希贤笑道:“我看你就是想太多了,如果龙血脂对赤云都真的如此重要,在我们突袭汤盆山之后,他们就应当派高手前来抢走龙血脂。”
  “我看主要还是拿下了丁茂才。”赵黍从竹箧里取出那面三角令旗:“我一路上都在钻研此物妙用,虽然尚不能十足笃定,但我估计这面令旗真正用途不是召摄阴兵鬼卒,而是与同出一批的阴泉云锦产生共鸣。”
  “什么意思?”罗希贤没明白过来。
  赵黍提醒说:“军队之中,旗帜有何用处?”
  “展现军队所属、区分敌我,为士卒标明阵列方位、行进朝向。”罗希贤恍然大悟:“还有就是挥动各色旗帜发号施令,难道这面令旗可以像纸鹤那样传递消息?”
  赵黍点头说道:“所以丁茂才这样的修士,就不是简单给贼寇当靠山的,而是在必要之时传递消息。他们如同散落各地的斥候侦骑。幸亏你我当时出手够快,否则让他把消息传回那个云岩总舵,说不定还真就有高手追袭而至。”
  罗希贤冒了一身冷汗:“假使有类似妙用的令旗,北至蟠龙山、南到苍梧岭,每个赤云都修士手中都掌握一面,那他们消息之灵通快捷,岂不是远胜朝廷快马邮驿?哪怕是纸鹤传书也比不过他们!”
  “倒也不用如此顾虑。”赵黍摩挲着黑亮令旗:“这种令旗向外传递消息,应该不会太过复杂繁多,大概只能简述寥寥数语,距离也不会太远。至于什么蟠龙山到苍梧岭顷刻此发彼至,未免夸张了些,赤云都若是真能做到这事,你我不如早早归顺了他们,说不定日后还能捞一份从龙之功。”
  “这话倒也合理。”罗希贤感叹不已:“赤云都居然能搞出这种东西,之前还真是小瞧他们了。”
  赵黍也觉得赤云都的势力超乎寻常,麾下能有这么多修士高人归附,甚至还能弄到散修术士难以接触到的天材地宝,丝毫不比朝廷所设馆廨要差。
  赵黍站起身来,这个残留在墙基的结界,他一时间弄不明白,将罗希贤手上条执公文收回:“算了,我去找吴老大商量,看看如何解决。”
  罗希贤跟着赵黍一同,在侧院找到吴老大,三人寻一处僻静房间,赵黍还施展了一道封门掩户符,隔绝声息传出。
  “我就直说了。”赵黍将条执回文递给吴老大:“目前郡府拿不出七千两银子来购置你这一批龙血脂,你有什么打算?”
  吴老大瞧了瞧赵罗两人,坦率直说:“其实七千两这个数字,是我用来吓唬人的。我在两国边境上将货物捣腾到手,其实根本不是用现钱。要是本地没有足够现银,换一批价额差不多的货物也行。我记得星落郡盛产皮毛,尤其是上好的貂裘狐裘。”
  罗希贤无奈道:“如今星落郡的状况,盐泽城恐怕拿不出这些东西。”
  赵黍则言道:“其实我有一个妥善的办法,是把龙血脂送去怀英馆,我传信给老师,让他那边把东西买下。几千两白银,怀英馆还是出得起,龙血脂也是方药所需。”
  吴老大脸色犯难:“可若是不跟着你们,我也不敢带着一车龙血脂离开盐泽城了。”
  罗希贤则说道:“我可以派一些人手护送。”
  赵黍听得出来,吴老大经历了汤盆山一遭,还是希望能尽快把龙血脂换成真金白银,他也害怕去到怀英馆后,对方又把货物扣下而迟迟不付钱。这也不能怪人家急功近利,做生意本就为利奔波。
  “我有一事不解。”吴老大问道:“难道龙血脂只能由郡府采购?”
  罗希贤解释:“肯定不是,本来龙血脂也就是我们各家馆廨用得着……”
  “等等。”赵黍灵光一闪,示意吴老大:“你有何想法?直说便是。”
  “我、这个……”吴老大支支吾吾:“我当初弄来这一车龙血脂,听说这东西能当成那个、那个……春药。”
  罗希贤笑了出声,却见赵黍一脸认真地思考:“喂,你该不会真的打算把龙血脂炼成春药吧?谁用得着啊?”
等处理完各项杂务已经是傍晚时分赵黍回到怀英馆在盐泽城的落脚处那是一座当地富绅的大宅院赵黍在院外就察觉到一丝异样怎么了罗希贤看见赵黍杵在门外沿着墙根来回走这院子不属于普通人家的吧赵黍觉察到一股玄妙气韵将宅院内外划分明晰与禁制阵式类似或者干脆说是结界罗希贤两臂叉抱在胸前我也发现了听王郡丞说这座宅院曾经是天夏朝的什么神祠不过在战乱中被摧毁只剩下院墙地基大致完好后来在这之上建了宅院我看过了没有脏东西天夏朝留下好东西挺多啊赵黍掏出青玄笔干脆蹲在墙根边上虚划起来罗希贤摇头道赵大法师要点脸行不行别蹲在路边了我这边还有事情要你帮忙啥事那几十个从汤盆山带来的妇女他们不肯留在驿站又是磕头又是哭诉非要跟着我们来到盐泽城罗希贤面露难色我现在把她们带来了接下来要怎么办赵黍正专心盯着结界随口说谁让你非要逞英雄把她们留下当仆人呗反正多少有些杂活让她们干还有吴老大也跟着我们来了罗希贤说他嘴上不提但他的眼神都快能说话了赵黍从怀里摸出一份盖章公文盐泽城郡府现下根本拿不出几千两白银你先对付过去罗希贤接过公文看了一眼又是这种条执公文这不太公道吧一点现钱都不给他赵黍抬笔指着罗希贤要不是你当初在酒桌上口不择言我至于现在要这样应付吴老大罗希贤盯着赵黍好一阵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想法我主要是在想赤云都为何要这些龙血脂赵黍捏了捏眉间丁茂才说那个杨柳君与蟠龙山中的妖怪勾结开采荧惑石锻造神兵我总觉得有些不安罗希贤笑道我看你就是想太多了如果龙血脂对赤云都真的如此重要在我们突袭汤盆山之后他们就应当派高手前来抢走龙血脂我看主要还是拿下了丁茂才赵黍从竹箧里取出那面三角令旗我一路上都在钻研此物妙用虽然尚不能十足笃定但我估计这面令旗真正用途不是召摄阴兵鬼卒而是与同出一批的阴泉云锦产生共鸣什么意思罗希贤没明白过来赵黍提醒说军队之中旗帜有何用处展现军队所属区分敌我为士卒标明阵列方位行进朝向罗希贤恍然大悟还有就是挥动各色旗帜发号施令难道这面令旗可以像纸鹤那样传递消息赵黍点头说道所以丁茂才这样的修士就不是简单给贼寇当靠山的而是在必要之时传递消息他们如同散落各地的斥候侦骑幸亏你我当时出手够快否则让他把消息传回那个云岩总舵说不定还真就有高手追袭而至罗希贤冒了一身冷汗假使有类似妙用的令旗北至蟠龙山南到苍梧岭每个赤云都修士手中都掌握一面那他们消息之灵通快捷岂不是远胜朝廷快马邮驿哪怕是纸鹤传书也比不过他们倒也不用如此顾虑赵黍摩挲着黑亮令旗这种令旗向外传递消息应该不会太过复杂繁多大概只能简述寥寥数语距离也不会太远至于什么蟠龙山到苍梧岭顷刻此发彼至未免夸张了些赤云都若是真能做到这事你我不如早早归顺了他们说不定日后还能捞一份从龙之功这话倒也合理罗希贤感叹不已赤云都居然能搞出这种东西之前还真是小瞧他们了赵黍也觉得赤云都的势力超乎寻常麾下能有这么多修士高人归附甚至还能弄到散修术士难以接触到的天材地宝丝毫不比朝廷所设馆廨要差赵黍站起身来这个残留在墙基的结界他一时间弄不明白将罗希贤手上条执公文收回算了我去找吴老大商量看看如何解决罗希贤跟着赵黍一同在侧院找到吴老大三人寻一处僻静房间赵黍还施展了一道封门掩户符隔绝声息传出我就直说了赵黍将条执回文递给吴老大目前郡府拿不出七千两银子来购置你这一批龙血脂你有什么打算吴老大瞧了瞧赵罗两人坦率直说其实七千两这个数字是我用来吓唬人的我在两国边境上将货物捣腾到手其实根本不是用现钱要是本地没有足够现银换一批价额差不多的货物也行我记得星落郡盛产皮毛尤其是上好的貂裘狐裘罗希贤无奈道如今星落郡的状况盐泽城恐怕拿不出这些东西赵黍则言道其实我有一个妥善的办法是把龙血脂送去怀英馆我传信给老师让他那边把东西买下几千两白银怀英馆还是出得起龙血脂也是方药所需吴老大脸色犯难可若是不跟着你们我也不敢带着一车龙血脂离开盐泽城了罗希贤则说道我可以派一些人手护送赵黍听得出来吴老大经历了汤盆山一遭还是希望能尽快把龙血脂换成真金白银他也害怕去到怀英馆后对方又把货物扣下而迟迟不付钱这也不能怪人家急功近利做生意本就为利奔波我有一事不解吴老大问道难道龙血脂只能由郡府采购罗希贤解释肯定不是本来龙血脂也就是我们各家馆廨用得着等等赵黍灵光一闪示意吴老大你有何想法直说便是我这个吴老大支支吾吾我当初弄来这一车龙血脂听说这东西能当成那个那个春药罗希贤笑了出声却见赵黍一脸认真地思考喂你该不会真的打算把龙血脂炼成春药吧谁用得着啊赵黍扭过头来还真有人用得着等处理完各项杂务已经傍晚时分。赵黍回到怀英馆在盐泽城落脚处那座当地富绅大宅院赵黍在院外就察觉到丝异样。
  “怎么?”罗希贤看见赵黍杵在门外沿着墙根来回走。
  “院子属于普通家?”赵黍觉察到股玄妙气韵将宅院内外划分明晰与禁制阵式类似或者干脆说结界。
  罗希贤两臂叉抱在胸前:“也发现听王郡丞说座宅院曾经天夏朝什么神祠过在战乱中被摧毁只剩下院墙地基大致完后来在之上建宅院。看过没有脏东西。”
  “天夏朝留下东西挺多啊。”赵黍掏出青玄笔干脆蹲在墙根边上虚划起来。
  罗希贤摇头道:“赵大法师要点脸行行?别蹲在路边边还有事情要帮忙。”
  “啥事?”
  “那几十从汤盆山带来妇女们肯留在驿站又磕头又哭诉非要跟着们来到盐泽城。”罗希贤面露难色:“现在把她们带来接下来要怎么办?”
  赵黍正专心盯着结界随口说:“谁让非要逞英雄?把她们留下当仆呗反正多少有些杂活让她们干。”
  “还有吴老大也跟着们来。”罗希贤说:“嘴上提但眼神都快能说话。”
  赵黍从怀里摸出份盖章公文:“盐泽城郡府现下根本拿出几千两白银先对付过去。”
  罗希贤接过公文看眼:“又种条执公文?太公道点现钱都给?”
  赵黍抬笔指着罗希贤:“要当初在酒桌上口择言至于现在要样应付吴老大?”
  罗希贤盯着赵黍阵:“还有别想法?”
  “主要在想赤云都为何要些龙血脂。”赵黍捏捏眉间:“丁茂才说那杨柳君与蟠龙山中妖怪勾结开采荧惑石锻造神兵总觉得有些安。”
  罗希贤笑道:“看就想太多如果龙血脂对赤云都真如此重要在们突袭汤盆山之后们就应当派高手前来抢走龙血脂。”
  “看主要还拿下丁茂才。”赵黍从竹箧里取出那面三角令旗:“路上都在钻研此物妙用虽然尚能十足笃定但估计面令旗真正用途召摄阴兵鬼卒而与同出批阴泉云锦产生共鸣。”
  “什么意思?”罗希贤没明白过来。
  赵黍提醒说:“军队之中旗帜有何用处?”
  “展现军队所属、区分敌为士卒标明阵列方位、行进朝向。”罗希贤恍然大悟:“还有就挥动各色旗帜发号施令难道面令旗可以像纸鹤那样传递消息?”
  赵黍点头说道:“所以丁茂才样修士就简单给贼寇当靠山而在必要之时传递消息。们如同散落各地斥候侦骑。幸亏当时出手够快否则让把消息传回那云岩总舵说定还真就有高手追袭而至。”
  罗希贤冒身冷汗:“假使有类似妙用令旗北至蟠龙山、南到苍梧岭每赤云都修士手中都掌握面那们消息之灵通快捷岂远胜朝廷快马邮驿?哪怕纸鹤传书也比过们!”
  “倒也用如此顾虑。”赵黍摩挲着黑亮令旗:“种令旗向外传递消息应该会太过复杂繁多大概只能简述寥寥数语距离也会太远。至于什么蟠龙山到苍梧岭顷刻此发彼至未免夸张些赤云都若真能做到事如早早归顺们说定日后还能捞份从龙之功。”
  “话倒也合理。”罗希贤感叹已:“赤云都居然能搞出种东西之前还真小瞧们。”
  赵黍也觉得赤云都势力超乎寻常麾下能有么多修士高归附甚至还能弄到散修术士难以接触到天材地宝丝毫比朝廷所设馆廨要差。
  赵黍站起身来残留在墙基结界时间弄明白将罗希贤手上条执公文收回:“算去找吴老大商量看看如何解决。”
  罗希贤跟着赵黍同在侧院找到吴老大三寻处僻静房间赵黍还施展道封门掩户符隔绝声息传出。
  “就直说。”赵黍将条执回文递给吴老大:“目前郡府拿出七千两银子来购置批龙血脂有什么打算?”
  吴老大瞧瞧赵罗两坦率直说:“其实七千两数字用来吓唬。在两国边境上将货物捣腾到手其实根本用现钱。要本地没有足够现银换批价额差多货物也行。记得星落郡盛产皮毛尤其上貂裘狐裘。”
  罗希贤无奈道:“如今星落郡状况盐泽城恐怕拿出些东西。”
  赵黍则言道:“其实有妥善办法把龙血脂送去怀英馆传信给老师让那边把东西买下。几千两白银怀英馆还出得起龙血脂也方药所需。”
  吴老大脸色犯难:“可若跟着们也敢带着车龙血脂离开盐泽城。”
  罗希贤则说道:“可以派些手护送。”
  赵黍听得出来吴老大经历汤盆山遭还希望能尽快把龙血脂换成真金白银也害怕去到怀英馆后对方又把货物扣下而迟迟付钱。也能怪家急功近利做生意本就为利奔波。
  “有事解。”吴老大问道:“难道龙血脂只能由郡府采购?”
  罗希贤解释:“肯定本来龙血脂也就们各家馆廨用得着……”
  “等等。”赵黍灵光闪示意吴老大:“有何想法?直说便。”
  “、……”吴老大支支吾吾:“当初弄来车龙血脂听说东西能当成那、那……春药。”
  罗希贤笑出声却见赵黍脸认真地思考:“喂该会真打算把龙血脂炼成春药?谁用得着啊?”
  赵黍扭过头来:“还真有用得着。”
等处理完各项杂务,已经是傍晚时分。赵黍回到怀英馆在盐泽城的落脚处,那是一座当地富绅的大宅院,赵黍在院外就察觉到一丝异样。
  “怎么了?”罗希贤看见赵黍杵在门外,沿着墙根来回走。
  “这院子不属于普通人家的吧?”赵黍觉察到一股玄妙气韵,将宅院内外划分明晰,与禁制阵式类似,或者干脆说是结界。
  罗希贤两臂叉抱在胸前:“我也发现了,听王郡丞说,这座宅院曾经是天夏朝的什么神祠,不过在战乱中被摧毁,只剩下院墙地基大致完好,后来在这之上建了宅院。我看过了,没有脏东西。”
  “天夏朝留下好东西挺多啊。”赵黍掏出青玄笔,干脆蹲在墙根边上虚划起来。
  罗希贤摇头道:“赵大法师,要点脸行不行?别蹲在路边了,我这边还有事情要你帮忙。”
  “啥事?”
  “那几十个从汤盆山带来的妇女,他们不肯留在驿站,又是磕头又是哭诉,非要跟着我们来到盐泽城。”罗希贤面露难色:“我现在把她们带来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赵黍正专心盯着结界,随口说:“谁让你非要逞英雄?把她们留下当仆人呗,反正多少有些杂活让她们干。”
  “还有,吴老大也跟着我们来了。”罗希贤说:“他嘴上不提,但他的眼神都快能说话了。”
  赵黍从怀里摸出一份盖章公文:“盐泽城郡府现下根本拿不出几千两白银,你先对付过去。”
  罗希贤接过公文看了一眼:“又是这种条执公文?这不太公道吧,一点现钱都不给他?”
  赵黍抬笔指着罗希贤:“要不是你当初在酒桌上口不择言,我至于现在要这样应付吴老大?”
  罗希贤盯着赵黍好一阵:“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想法?”
  “我主要是在想,赤云都为何要这些龙血脂。”赵黍捏了捏眉间:“丁茂才说,那个杨柳君与蟠龙山中的妖怪勾结,开采荧惑石锻造神兵,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罗希贤笑道:“我看你就是想太多了,如果龙血脂对赤云都真的如此重要,在我们突袭汤盆山之后,他们就应当派高手前来抢走龙血脂。”
  “我看主要还是拿下了丁茂才。”赵黍从竹箧里取出那面三角令旗:“我一路上都在钻研此物妙用,虽然尚不能十足笃定,但我估计这面令旗真正用途不是召摄阴兵鬼卒,而是与同出一批的阴泉云锦产生共鸣。”
  “什么意思?”罗希贤没明白过来。
  赵黍提醒说:“军队之中,旗帜有何用处?”
  “展现军队所属、区分敌我,为士卒标明阵列方位、行进朝向。”罗希贤恍然大悟:“还有就是挥动各色旗帜发号施令,难道这面令旗可以像纸鹤那样传递消息?”
  赵黍点头说道:“所以丁茂才这样的修士,就不是简单给贼寇当靠山的,而是在必要之时传递消息。他们如同散落各地的斥候侦骑。幸亏你我当时出手够快,否则让他把消息传回那个云岩总舵,说不定还真就有高手追袭而至。”
  罗希贤冒了一身冷汗:“假使有类似妙用的令旗,北至蟠龙山、南到苍梧岭,每个赤云都修士手中都掌握一面,那他们消息之灵通快捷,岂不是远胜朝廷快马邮驿?哪怕是纸鹤传书也比不过他们!”
  “倒也不用如此顾虑。”赵黍摩挲着黑亮令旗:“这种令旗向外传递消息,应该不会太过复杂繁多,大概只能简述寥寥数语,距离也不会太远。至于什么蟠龙山到苍梧岭顷刻此发彼至,未免夸张了些,赤云都若是真能做到这事,你我不如早早归顺了他们,说不定日后还能捞一份从龙之功。”
  “这话倒也合理。”罗希贤感叹不已:“赤云都居然能搞出这种东西,之前还真是小瞧他们了。”
  赵黍也觉得赤云都的势力超乎寻常,麾下能有这么多修士高人归附,甚至还能弄到散修术士难以接触到的天材地宝,丝毫不比朝廷所设馆廨要差。
  赵黍站起身来,这个残留在墙基的结界,他一时间弄不明白,将罗希贤手上条执公文收回:“算了,我去找吴老大商量,看看如何解决。”
  罗希贤跟着赵黍一同,在侧院找到吴老大,三人寻一处僻静房间,赵黍还施展了一道封门掩户符,隔绝声息传出。
  “我就直说了。”赵黍将条执回文递给吴老大:“目前郡府拿不出七千两银子来购置你这一批龙血脂,你有什么打算?”
  吴老大瞧了瞧赵罗两人,坦率直说:“其实七千两这个数字,是我用来吓唬人的。我在两国边境上将货物捣腾到手,其实根本不是用现钱。要是本地没有足够现银,换一批价额差不多的货物也行。我记得星落郡盛产皮毛,尤其是上好的貂裘狐裘。”
  罗希贤无奈道:“如今星落郡的状况,盐泽城恐怕拿不出这些东西。”
  赵黍则言道:“其实我有一个妥善的办法,是把龙血脂送去怀英馆,我传信给老师,让他那边把东西买下。几千两白银,怀英馆还是出得起,龙血脂也是方药所需。”
  吴老大脸色犯难:“可若是不跟着你们,我也不敢带着一车龙血脂离开盐泽城了。”
  罗希贤则说道:“我可以派一些人手护送。”
  赵黍听得出来,吴老大经历了汤盆山一遭,还是希望能尽快把龙血脂换成真金白银,他也害怕去到怀英馆后,对方又把货物扣下而迟迟不付钱。这也不能怪人家急功近利,做生意本就为利奔波。
  “我有一事不解。”吴老大问道:“难道龙血脂只能由郡府采购?”
  罗希贤解释:“肯定不是,本来龙血脂也就是我们各家馆廨用得着……”
  “等等。”赵黍灵光一闪,示意吴老大:“你有何想法?直说便是。”
  “我、这个……”吴老大支支吾吾:“我当初弄来这一车龙血脂,听说这东西能当成那个、那个……春药。”
  罗希贤笑了出声,却见赵黍一脸认真地思考:“喂,你该不会真的打算把龙血脂炼成春药吧?谁用得着啊?”
  赵黍扭过头来:“还真有人用得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