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下载免费读
“本台消息,据悉昨夜大熊座流星雨夜半降临,我市多地观赏位置极佳……”
  一墙之隔外的客厅,液晶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档皖南本地晨间新闻。
  
  女主播清脆大方的声线传入霍音耳中,被过滤到仅剩一个关键词。
  ——大熊座流星雨。
  
  霍音握着菜刀的纤指顿住,绿莹莹的生菜被切割到一半,裂开空空的隙。
  她目光穿过生菜的空隙,落在纹理凌乱的案板上。脑海里顷刻之间,便被昨晚的满目银光迅猛地侵占。
  
  她第一次见流星雨。
  长天千丈星火倾辄涌下,地上静淌的河被星辉热烈点燃,整个古旧的镇子漫着萤萤不似人间的光。
  程嘉让就站在万顷星河下,斜倚看她。
  碎发被流星雨染成流动的月蓝色,在夜风中恍恍地被吹散。
  
  令天地万物无光失色的流星雨之下,他只好整以暇地一站,便不会被夺去光彩。
  当然。
  如果他不说那句话,可能会更好一点。
  
  “软软?”
  李美兰惺忪着睡眼探头看进厨房,不无惊讶地看向霍音,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霍音被李美兰的声音拉回现实。
  她手中的刀落下,将生菜方方正正地切好搁到吐司片上。然后才放下手中的刀,抬手将旁边晾着的一碗热水递上去,温温和和地回应: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今天不想睡懒觉。”
  
  “行。”
  李美兰点点头,走进厨房接住霍音递过去的水,探身看着案板上的食材,问道,
  “这是做什么早饭呢?”
  
  “三明治。”
  “我只会做这个。”
  
  “看着不错,今天就尝尝我们软软的手艺。”
  李美兰放下手中的碗,
  “不过会不会太多了,九个?咱们三个也吃不完呀。”
  
  “嗯……爸爸两个,妈妈两个,我只要一个,”
  霍音边说话,边打开旁边的微波炉,
  “剩下的给徐教授和…和程学长。”
  
  “这样啊。”
  
  霍音将给爸爸妈妈和自己的三明治放进旁边的微波炉里,不急不缓地关上微波炉的门,按下加热按钮。
  余光瞥见李美兰点头应下转身往后走,没有多问什么。
  霍音咬咬下唇,暗暗觉得松了一口气。
  
  “哎呀,这是什么。”
  李美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一出,霍音刚刚稍微放下的心又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在听到李美兰接下来说“这哪儿来这么多糖葫芦的?软软,这是你买的?”
  霍音手里拿着的她一大早跑出去买来的三明治包装纸,险些被她就这么扯破。
  
  她转头看过去的时候,果不其然,李美兰打开了冰箱的门。冰影弥漫的冷藏柜里,一入眼就是满满一排的冰糖葫芦。
  冰莹的红色,在素淡的冰柜里别样显眼。
  
  又看到这些糖葫芦。
  霍音突然发觉,最近的记忆好像在她平静安然的记忆长河中,格外的浓墨重彩。
  
  “软软?为什么买这么多糖葫芦?”
  
  为什么买这么多糖葫芦?
  因为。
  “不为什么。”
  “爷就是钱多的没处花。”
  
  她当然没这样说。
  不过脑袋里突然就蹦出男人说这话时的样子。
  
  昨晚霍音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钟,霍俊滔和李美兰都已经睡了,没发现她把这些实在吃不完的糖葫芦都偷偷放进了冰箱。
  霍音实在不擅长撒谎,昨天就想着怎么解释,一直到现在还没想好。
  
  只好硬着头皮说:
  “那个,我,我朋友听摊主爷爷说想赶紧收摊回去,就把所有糖葫芦都买了。”
  
  这个理由越说越扯淡。
  说到后面,她连声儿都小了:
  “他一个人也吃不完,就让我带回来,妈妈你吃完早饭也吃点吧。”
  
  “你这什么朋友啊。”
  李美兰皱皱眉,从冰箱里拿了一串,
  “真是有钱没地方花。”
  
  霍音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呃。
  他。他也说有钱没处花。
  
  ……
  
  -
  
  清早六点五十分。
  霍音和父母一起吃过早餐之后,想到北方人口味一般要略重一点。
  又给三明治多加了点蛋黄酱,重新用保鲜膜和塑纸包装好。
  将三明治和装了提前热好的牛奶的小保温桶放进牛皮纸手提袋里。
  这才换了鞋子出门。
  
  徐老已经连续采访八天,昨晚特意发了微信来告诉霍音,今天不用去受访者家里,去酒店找他,他需要她协助做一个资料整理。
  
  听说这个选题他并不是第一次做,数年前也曾经做过类似的。
  所以这次也对之前采访过的一些家庭做了一个回访计划,今天整理的资料也包括之前的采访记录,还有之后的回访具体计划。
  
  徐老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住不惯浔镇的民宿,下榻的酒店在浔镇五公里外的县城里。
“本台消息,据悉昨夜大熊座流星雨夜半降临,我市多地观赏位置极佳……”
  一墙之隔外的客厅,液晶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档皖南本地晨间新闻。
  
  女主播清脆大方的声线传入霍音耳中,被过滤到仅剩一个关键词。
  ——大熊座流星雨。
  
  霍音握着菜刀的纤指顿住,绿莹莹的生菜被切割到一半,裂开空空的隙。
  她目光穿过生菜的空隙,落在纹理凌乱的案板上。脑海里顷刻之间,便被昨晚的满目银光迅猛地侵占。
  
  她第一次见流星雨。
  长天千丈星火倾辄涌下,地上静淌的河被星辉热烈点燃,整个古旧的镇子漫着萤萤不似人间的光。
  程嘉让就站在万顷星河下,斜倚看她。
  碎发被流星雨染成流动的月蓝色,在夜风中恍恍地被吹散。
  
  令天地万物无光失色的流星雨之下,他只好整以暇地一站,便不会被夺去光彩。
  当然。
  如果他不说那句话,可能会更好一点。
  
  “软软?”
  李美兰惺忪着睡眼探头看进厨房,不无惊讶地看向霍音,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霍音被李美兰的声音拉回现实。
  她手中的刀落下,将生菜方方正正地切好搁到吐司片上。然后才放下手中的刀,抬手将旁边晾着的一碗热水递上去,温温和和地回应: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今天不想睡懒觉。”
  
  “行。”
  李美兰点点头,走进厨房接住霍音递过去的水,探身看着案板上的食材,问道,
  “这是做什么早饭呢?”
  
  “三明治。”
  “我只会做这个。”
  
  “看着不错,今天就尝尝我们软软的手艺。”
  李美兰放下手中的碗,
  “不过会不会太多了,九个?咱们三个也吃不完呀。”
  
  “嗯……爸爸两个,妈妈两个,我只要一个,”
  霍音边说话,边打开旁边的微波炉,
  “剩下的给徐教授和…和程学长。”
  
  “这样啊。”
  
  霍音将给爸爸妈妈和自己的三明治放进旁边的微波炉里,不急不缓地关上微波炉的门,按下加热按钮。
  余光瞥见李美兰点头应下转身往后走,没有多问什么。
  霍音咬咬下唇,暗暗觉得松了一口气。
  
  “哎呀,这是什么。”
  李美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一出,霍音刚刚稍微放下的心又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在听到李美兰接下来说“这哪儿来这么多糖葫芦的?软软,这是你买的?”
  霍音手里拿着的她一大早跑出去买来的三明治包装纸,险些被她就这么扯破。
  
  她转头看过去的时候,果不其然,李美兰打开了冰箱的门。冰影弥漫的冷藏柜里,一入眼就是满满一排的冰糖葫芦。
  冰莹的红色,在素淡的冰柜里别样显眼。
  
  又看到这些糖葫芦。
  霍音突然发觉,最近的记忆好像在她平静安然的记忆长河中,格外的浓墨重彩。
  
  “软软?为什么买这么多糖葫芦?”
  
  为什么买这么多糖葫芦?
  因为。
  “不为什么。”
  “爷就是钱多的没处花。”
  
  她当然没这样说。
  不过脑袋里突然就蹦出男人说这话时的样子。
  
  昨晚霍音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钟,霍俊滔和李美兰都已经睡了,没发现她把这些实在吃不完的糖葫芦都偷偷放进了冰箱。
  霍音实在不擅长撒谎,昨天就想着怎么解释,一直到现在还没想好。
  
  只好硬着头皮说:
  “那个,我,我朋友听摊主爷爷说想赶紧收摊回去,就把所有糖葫芦都买了。”
  
  这个理由越说越扯淡。
  说到后面,她连声儿都小了:
  “他一个人也吃不完,就让我带回来,妈妈你吃完早饭也吃点吧。”
  
  “你这什么朋友啊。”
  李美兰皱皱眉,从冰箱里拿了一串,
  “真是有钱没地方花。”
  
  霍音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呃。
  他。他也说有钱没处花。
  
  ……
  
  -
  
  清早六点五十分。
  霍音和父母一起吃过早餐之后,想到北方人口味一般要略重一点。
  又给三明治多加了点蛋黄酱,重新用保鲜膜和塑纸包装好。
  将三明治和装了提前热好的牛奶的小保温桶放进牛皮纸手提袋里。
  这才换了鞋子出门。
  
  徐老已经连续采访八天,昨晚特意发了微信来告诉霍音,今天不用去受访者家里,去酒店找他,他需要她协助做一个资料整理。
  
  听说这个选题他并不是第一次做,数年前也曾经做过类似的。
  所以这次也对之前采访过的一些家庭做了一个回访计划,今天整理的资料也包括之前的采访记录,还有之后的回访具体计划。
  
  徐老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住不惯浔镇的民宿,下榻的酒店在浔镇五公里外的县城里。
  所以霍音今天起了个大早,到镇口等早晨去往县城的班车。
“本台消息据悉昨夜大熊座流星雨夜半降临市多地观赏位置极佳……”
  墙之隔外客厅液晶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档皖南本地晨间新闻。
  
  女主播清脆大方声线传入霍音耳中被过滤到仅剩关键词。
  ——大熊座流星雨。
  
  霍音握着菜刀纤指顿住绿莹莹生菜被切割到半裂开空空隙。
  她目光穿过生菜空隙落在纹理凌乱案板上。脑海里顷刻之间便被昨晚满目银光迅猛地侵占。
  
  她第次见流星雨。
  长天千丈星火倾辄涌下地上静淌河被星辉热烈点燃整古旧镇子漫着萤萤似间光。
  程嘉让就站在万顷星河下斜倚看她。
  碎发被流星雨染成流动月蓝色在夜风中恍恍地被吹散。
  
  令天地万物无光失色流星雨之下只整以暇地站便会被夺去光彩。
  当然。
  如果说那句话可能会更点。
  
  “软软?”
  李美兰惺忪着睡眼探头看进厨房无惊讶地看向霍音
  “今天怎么么早就起来?”
  
  霍音被李美兰声音拉回现实。
  她手中刀落下将生菜方方正正地切搁到吐司片上。然后才放下手中刀抬手将旁边晾着碗热水递上去温温和和地回应:
  “反正也没什么事就今天想睡懒觉。”
  
  “行。”
  李美兰点点头走进厨房接住霍音递过去水探身看着案板上食材问道
  “做什么早饭呢?”
  
  “三明治。”
  “只会做。”
  
  “看着错今天就尝尝们软软手艺。”
  李美兰放下手中碗
  “过会会太多九?咱们三也吃完呀。”
  
  “嗯……爸爸两妈妈两只要”
  霍音边说话边打开旁边微波炉
  “剩下给徐教授和…和程学长。”
  
  “样啊。”
  
  霍音将给爸爸妈妈和自己三明治放进旁边微波炉里急缓地关上微波炉门按下加热按钮。
  余光瞥见李美兰点头应下转身往后走没有多问什么。
  霍音咬咬下唇暗暗觉得松口气。
  
  “哎呀什么。”
  李美兰突如其来句话出霍音刚刚稍微放下心又瞬间提到嗓子眼儿。
  
  在听到李美兰接下来说“哪儿来么多糖葫芦?软软买?”
  霍音手里拿着她大早跑出去买来三明治包装纸险些被她就么扯破。
  
  她转头看过去时候果其然李美兰打开冰箱门。冰影弥漫冷藏柜里入眼就满满排冰糖葫芦。
  冰莹红色在素淡冰柜里别样显眼。
  
  又看到些糖葫芦。
  霍音突然发觉最近记忆像在她平静安然记忆长河中格外浓墨重彩。
  
  “软软?为什么买么多糖葫芦?”
  
  为什么买么多糖葫芦?
  因为。
  “为什么。”
  “爷就钱多没处花。”
  
  她当然没样说。
  过脑袋里突然就蹦出男说话时样子。
  
  昨晚霍音回来时候已经九点多钟霍俊滔和李美兰都已经睡没发现她把些实在吃完糖葫芦都偷偷放进冰箱。
  霍音实在擅长撒谎昨天就想着怎么解释直到现在还没想。
  
  只硬着头皮说:
  “那朋友听摊主爷爷说想赶紧收摊回去就把所有糖葫芦都买。”
  
  理由越说越扯淡。
  说到后面她连声儿都小:
  “也吃完就让带回来妈妈吃完早饭也吃点。”
  
  “什么朋友啊。”
  李美兰皱皱眉从冰箱里拿串
  “真有钱没地方花。”
  
  霍音有些尴尬地笑笑。
  呃。
  。也说有钱没处花。
  
  ……
  
  -
  
  清早六点五十分。
  霍音和父母起吃过早餐之后想到北方口味般要略重点。
  又给三明治多加点蛋黄酱重新用保鲜膜和塑纸包装。
  将三明治和装提前热牛奶小保温桶放进牛皮纸手提袋里。
  才换鞋子出门。
  
  徐老已经连续采访八天昨晚特意发微信来告诉霍音今天用去受访者家里去酒店找需要她协助做资料整理。
  
  听说选题并第次做数年前也曾经做过类似。
  所以次也对之前采访过些家庭做回访计划今天整理资料也包括之前采访记录还有之后回访具体计划。
  
  徐老年纪大身体也太。住惯浔镇民宿下榻酒店在浔镇五公里外县城里。
  所以霍音今天起大早到镇口等早晨去往县城班车。
“本台消息,据悉昨夜大熊座流星雨夜半降临,我市多地观赏位置极佳……”
  一墙之隔外的客厅,液晶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档皖南本地晨间新闻。
  
  女主播清脆大方的声线传入霍音耳中,被过滤到仅剩一个关键词。
  ——大熊座流星雨。
  
  霍音握着菜刀的纤指顿住,绿莹莹的生菜被切割到一半,裂开空空的隙。
  她目光穿过生菜的空隙,落在纹理凌乱的案板上。脑海里顷刻之间,便被昨晚的满目银光迅猛地侵占。
  
  她第一次见流星雨。
  长天千丈星火倾辄涌下,地上静淌的河被星辉热烈点燃,整个古旧的镇子漫着萤萤不似人间的光。
  程嘉让就站在万顷星河下,斜倚看她。
  碎发被流星雨染成流动的月蓝色,在夜风中恍恍地被吹散。
  
  令天地万物无光失色的流星雨之下,他只好整以暇地一站,便不会被夺去光彩。
  当然。
  如果他不说那句话,可能会更好一点。
  
  “软软?”
  李美兰惺忪着睡眼探头看进厨房,不无惊讶地看向霍音,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霍音被李美兰的声音拉回现实。
  她手中的刀落下,将生菜方方正正地切好搁到吐司片上。然后才放下手中的刀,抬手将旁边晾着的一碗热水递上去,温温和和地回应: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今天不想睡懒觉。”
  
  “行。”
  李美兰点点头,走进厨房接住霍音递过去的水,探身看着案板上的食材,问道,
  “这是做什么早饭呢?”
  
  “三明治。”
  “我只会做这个。”
  
  “看着不错,今天就尝尝我们软软的手艺。”
  李美兰放下手中的碗,
  “不过会不会太多了,九个?咱们三个也吃不完呀。”
  
  “嗯……爸爸两个,妈妈两个,我只要一个,”
  霍音边说话,边打开旁边的微波炉,
  “剩下的给徐教授和…和程学长。”
  
  “这样啊。”
  
  霍音将给爸爸妈妈和自己的三明治放进旁边的微波炉里,不急不缓地关上微波炉的门,按下加热按钮。
  余光瞥见李美兰点头应下转身往后走,没有多问什么。
  霍音咬咬下唇,暗暗觉得松了一口气。
  
  “哎呀,这是什么。”
  李美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一出,霍音刚刚稍微放下的心又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在听到李美兰接下来说“这哪儿来这么多糖葫芦的?软软,这是你买的?”
  霍音手里拿着的她一大早跑出去买来的三明治包装纸,险些被她就这么扯破。
  
  她转头看过去的时候,果不其然,李美兰打开了冰箱的门。冰影弥漫的冷藏柜里,一入眼就是满满一排的冰糖葫芦。
  冰莹的红色,在素淡的冰柜里别样显眼。
  
  又看到这些糖葫芦。
  霍音突然发觉,最近的记忆好像在她平静安然的记忆长河中,格外的浓墨重彩。
  
  “软软?为什么买这么多糖葫芦?”
  
  为什么买这么多糖葫芦?
  因为。
  “不为什么。”
  “爷就是钱多的没处花。”
  
  她当然没这样说。
  不过脑袋里突然就蹦出男人说这话时的样子。
  
  昨晚霍音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钟,霍俊滔和李美兰都已经睡了,没发现她把这些实在吃不完的糖葫芦都偷偷放进了冰箱。
  霍音实在不擅长撒谎,昨天就想着怎么解释,一直到现在还没想好。
  
  只好硬着头皮说:
  “那个,我,我朋友听摊主爷爷说想赶紧收摊回去,就把所有糖葫芦都买了。”
  
  这个理由越说越扯淡。
  说到后面,她连声儿都小了:
  “他一个人也吃不完,就让我带回来,妈妈你吃完早饭也吃点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