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其实,你妹妹是个好人

下载免费读
“倒这么点够谁喝的?让隔壁的人瞧见,还以为我喝不起呢。再来一坛,一人一坛!”
  
  “小草,军中可不能酗酒。”
  
  “怕个毛?干!”
  
  卓草端起酒樽,吨吨吨的灌了一大口。他现在就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在军中被多次点名批评。前不久蒙恬心血来潮,说要好好训练他的男子气概,让他练习骑马射箭。
  
  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
  
  “卓君,这书你准备什么时候写?”
  
  “不你写吗?”
  
  “……”
  
  “我说,你写。”
  
  “原来如此。”
  
  扶苏已被卓草吓魔怔了。
  
  “你别急,先把这账算明白了。”卓草笑呵呵道:“等账目清了,咱们再说书的事。记住了,想法子给我省点油水出来。我辛辛苦苦跑这来,可不能到头来还亏了钱。”
  
  “……”
  
  扶苏牙齿咬的嘎吱嘎吱作响。
  
  很明显,卓草又让他做假账。他也是有原则的人,这种事放之前他绝对不可能会做,而且会依书直说。该怎么记录,他就怎么记录。可现在没办法,他是来求卓草办事,只得退一步海阔天空。
  
  况且,他这也不算违反秦律。
  
  要违反,那也是秦始皇带头违反!
  
  破格让卓草担任护军都尉,明摆着就是要给他捞油水。卓草是搞钱的好手,同样的东西他总能物尽其用,将价值充分发挥出来。这官换谁来当,总归会动手脚。倒不如让卓草当,哪怕真的贪了他们心里头也都有数,而且账目上还不会出问题。
  
  卓草是凭自己本事搞钱,当然没事。
  
  嬴阴嫚听着两人对话,听得是目瞪口呆。如此堂而皇之的要捞油水,怕不是整个大秦都独此一份。难怪说左丞相李斯对卓草是恨得牙痒痒,就冲这钻空子的手段,换做旁人怕不是连骨灰都被扬了!
  
  ……
  
  觥筹交错,已是子夜时分。
  
  即便扶苏酒量不差,也有些醉意。至于嬴阴嫚更干脆,直接睡在卓草的床榻上,闹得他是相当尴尬。这才刚见面,就给他暖床了?
  
  寒风瑟瑟,扶苏的醉意则是醒了几分。望着站在旁边的卓草,忍不住道:“卓君,这些事其实我先前就曾想说过,只是未曾找到合适的机会。今日带我妹妹来此,其中缘由想来你是知道的。”
  
  “嗯,知道。”
  
  动动脚趾都能猜到,大冬天的这么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来瞻仰他帅气的面容?
  
  “卓君,你也是时候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了。孟子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已及冠,而且也算是功成名就,再不考虑这些事想必汝翁也会着急的。”
  
  扶苏这话就是半真半假。
  
  事实上,秦始皇真的很着急!
  
  卓草瞥了他眼,面露无奈。苏荷找他说事的时候,往往都是称呼卓君,私底下闲来无事那都是用小草来称呼。
  
  “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读过书,好骗?”
  
  “啊?”
  
  “孟子所谓的无后,可不是没后代的意思。”
  
  “咳咳咳……”
  
  扶苏顿时尴尬不已。
  
  果然,卓草还真不好骗!
  
  “你催我,你的事搞定了?”
  
  “当然!”
  
  “那我咋没瞧过你妻子?”
  
  “你想做什么……”
  
  扶苏眼神当即就变了,想到关于草贼好人妻的说法,背后就感到有些发凉。见他两眼放光盯着自己看,扶苏顿觉不妙。
  
  “我就问问,我能干啥?”
  
  “咳咳!”
  
  “不对!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
  
  “没有没有……”
  
  “行,那书你自己写吧!”
  
  扶苏顿时苦着脸,无奈道:“如今咸阳可都在传,说什么草贼好人妻。也因为这事,所以汝翁想着赶紧把你的婚事敲定,堵住这些人的嘴。”
  
  呸!
  
  这称呼怎的就这么别扭嘞?
  
  汝翁汝翁的,分明是吾翁!
  
  “草!!!!”
  
  卓草那凄厉的怒吼声,响彻北地大营。
  
  “有刺客!有刺客!”
  
  “快来人保护都尉!”
  
  话音落下,蹭蹭蹭的十几道人影自四面八方杀来,将卓草是团团包围在内。个个都是拔剑持盾,把卓草保护的是密不透风。
  
  “……”
  
  “……”
  
  “……”
  
  是的,这也是蒙恬的意思。
  
  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卓草,蒙恬只觉得心累。本想好好栽培卓草,让他有个自保的本事,结果却是令他大失所望。为了保护好卓草,蒙恬甚至把自己的亲兵安排给他,防止有人刺杀。
  
  匈奴不是傻子,两个部落被灭肯定也会得到消息,猜都能猜到是秦人干的。那么,很可能会派遣匈奴勇士来捣乱。除开保护卓草外,蒙恬现在是日夜都派人看守着辎重,防止被人一把火全给烧了。
  
  “行了,你们撤吧!”
  
  “唯!”
  
  ……
  
  卓草无奈看向扶苏,“所以,这都是我爹的意思?”
  
  “是的。”
  
  “那你爹也同意?”
  
  “同意……”
  
  秦始皇恨不得是赶紧生米煮成熟饭,能不同意吗?
  
  “嚯,你爹这么看得起我?”
  
  “当然!”
  
  “可惜……”
  
  “可惜什么?”
  
  卓草摇了摇头,遥望远处夜幕星河,感慨道:“小苏,我爹不懂还好说,你怎么也不懂?我并非是自夸,只是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很多事都必定是身不由已。包括蒙恬也说过,我迟早都会被皇帝赐婚,迎娶公主。虽说我不太喜欢那些个刁蛮公主,可却也没别的法子。”
  
  他若是孑然一身,想跑路就能跑路。可他背后还有卓氏,牵连到他们可就麻烦了。若他如刘季那般,为成大业能不顾亲眷安危,那他也不是卓草了。
  
  “……”
  
  “恕我直言,你妹妹是个好人。长得也不错,只是我们俩不适合。我要是现在娶了你妹妹,怕是用不了多久还得把她给休了。毕竟是公主,我相信你能明白的。”
  
  握了棵大草!
  
  扶苏脸憋得通红,犹如吃了苍蝇屎。他恨不得现在就告诉卓草,您老娶得就是公主啊!
  
  这也怪他们自己,非要搞这么出。早知如此,干脆就等北伐结束后,秦始皇就顺势赐婚给卓草,直接一了百了。现在嬴阴嫚已经暴露,显然是只能再换个公主。
  
  同辈人里面,他与嬴阴嫚关系是最好的。因为两人的母妃皆是来自楚国,私底下来往也比较密切。有时候嬴阴嫚也会帮他照顾芈夫人,毕竟扶苏身份摆在这,没法经常在后宫转悠。
  
  唉!!!
  
  “小苏,你这是咋了?”见他脸色不对,卓草爽快的拍了拍他肩膀,淡然道:“我和你说,你真没必要往心里去。不是你妹妹不够优秀,实在是我身不由己。就算没法促成婚事,咱俩还是好兄弟。以后我有一口肉吃,就绝对有你口汤喝。”
  
  扶苏是欲哭无泪,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好。卓草有这样的觉悟那肯定更省事,可偏偏次次是不按套路出牌,总能打乱他们的计划。
  
  “那沛县的吕雉吕媭呢?”
  
  “你怎么又知道?”
  
  “英布说的。”
  
  “草……”
  
  “额?”
  
  “我与吕氏只是合作关系。”
  
  “他们可是反贼啊!”
  
  “你这格局太低了。”
  
  “??”
  
  卓草鄙夷的望着他,淡淡道:“当初郑国自韩入秦游说,建议引泾水东注北洛水为渠,企图疲秦,勿使伐韩。中作而觉,秦欲杀郑国。郑国曰:始臣为间,然渠成亦秦之利也。秦以为然,卒使就渠。渠就,用注填阏之水,溉泽卤之地四万余顷,收皆亩一钟。於是关中为沃野,无凶年,秦以富强,卒并诸侯,因命曰郑国渠!”
倒这么点够谁喝的让隔壁的人瞧见还以为我喝不起呢再来一坛一人一坛小草军中可不能酗酒怕个毛干卓草端起酒樽吨吨吨的灌了一大口他现在就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在军中被多次点名批评前不久蒙恬心血来潮说要好好训练他的男子气概让他练习骑马射箭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卓君这书你准备什么时候写不你写吗我说你写原来如此扶苏已被卓草吓魔怔了你别急先把这账算明白了卓草笑呵呵道等账目清了咱们再说书的事记住了想法子给我省点油水出来我辛辛苦苦跑这来可不能到头来还亏了钱扶苏牙齿咬的嘎吱嘎吱作响很明显卓草又让他做假账他也是有原则的人这种事放之前他绝对不可能会做而且会依书直说该怎么记录他就怎么记录可现在没办法他是来求卓草办事只得退一步海阔天空况且他这也不算违反秦律要违反那也是秦始皇带头违反破格让卓草担任护军都尉明摆着就是要给他捞油水卓草是搞钱的好手同样的东西他总能物尽其用将价值充分发挥出来这官换谁来当总归会动手脚倒不如让卓草当哪怕真的贪了他们心里头也都有数而且账目上还不会出问题卓草是凭自己本事搞钱当然没事嬴阴嫚听着两人对话听得是目瞪口呆如此堂而皇之的要捞油水怕不是整个大秦都独此一份难怪说左丞相李斯对卓草是恨得牙痒痒就冲这钻空子的手段换做旁人怕不是连骨灰都被扬了觥筹交错已是子夜时分即便扶苏酒量不差也有些醉意至于嬴阴嫚更干脆直接睡在卓草的床榻上闹得他是相当尴尬这才刚见面就给他暖床了寒风瑟瑟扶苏的醉意则是醒了几分望着站在旁边的卓草忍不住道卓君这些事其实我先前就曾想说过只是未曾找到合适的机会今日带我妹妹来此其中缘由想来你是知道的嗯知道动动脚趾都能猜到大冬天的这么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来瞻仰他帅气的面容卓君你也是时候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了孟子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已及冠而且也算是功成名就再不考虑这些事想必汝翁也会着急的扶苏这话就是半真半假事实上秦始皇真的很着急卓草瞥了他眼面露无奈苏荷找他说事的时候往往都是称呼卓君私底下闲来无事那都是用小草来称呼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读过书好骗啊孟子所谓的无后可不是没后代的意思咳咳咳扶苏顿时尴尬不已果然卓草还真不好骗你催我你的事搞定了当然那我咋没瞧过你妻子你想做什么扶苏眼神当即就变了想到关于草贼好人妻的说法背后就感到有些发凉见他两眼放光盯着自己看扶苏顿觉不妙我就问问我能干啥咳咳不对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没有没有行那书你自己写吧扶苏顿时苦着脸无奈道如今咸阳可都在传说什么草贼好人妻也因为这事所以汝翁想着赶紧把你的婚事敲定堵住这些人的嘴呸这称呼怎的就这么别扭嘞汝翁汝翁的分明是吾翁草卓草那凄厉的怒吼声响彻北地大营有刺客有刺客快来人保护都尉话音落下蹭蹭蹭的十几道人影自四面八方杀来将卓草是团团包围在内个个都是拔剑持盾把卓草保护的是密不透风是的这也是蒙恬的意思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卓草蒙恬只觉得心累本想好好栽培卓草让他有个自保的本事结果却是令他大失所望为了保护好卓草蒙恬甚至把自己的亲兵安排给他防止有人刺杀匈奴不是傻子两个部落被灭肯定也会得到消息猜都能猜到是秦人干的那么很可能会派遣匈奴勇士来捣乱除开保护卓草外蒙恬现在是日夜都派人看守着辎重防止被人一把火全给烧了行了你们撤吧唯卓草无奈看向扶苏所以这都是我爹的意思是的那你爹也同意同意秦始皇恨不得是赶紧生米煮成熟饭能不同意吗嚯你爹这么看得起我当然可惜可惜什么卓草摇了摇头遥望远处夜幕星河感慨道小苏我爹不懂还好说你怎么也不懂我并非是自夸只是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很多事都必定是身不由已包括蒙恬也说过我迟早都会被皇帝赐婚迎娶公主虽说我不太喜欢那些个刁蛮公主可却也没别的法子他若是孑然一身想跑路就能跑路可他背后还有卓氏牵连到他们可就麻烦了若他如刘季那般为成大业能不顾亲眷安危那他也不是卓草了恕我直言你妹妹是个好人长得也不错只是我们俩不适合我要是现在娶了你妹妹怕是用不了多久还得把她给休了毕竟是公主我相信你能明白的握了棵大草扶苏脸憋得通红犹如吃了苍蝇屎他恨不得现在就告诉卓草您老娶得就是公主啊这也怪他们自己非要搞这么出早知如此干脆就等北伐结束后秦始皇就顺势赐婚给卓草直接一了百了现在嬴阴嫚已经暴露显然是只能再换个公主同辈人里面他与嬴阴嫚关系是最好的因为两人的母妃皆是来自楚国私底下来往也比较密切有时候嬴阴嫚也会帮他照顾芈夫人毕竟扶苏身份摆在这没法经常在后宫转悠唉小苏你这是咋了见他脸色不对卓草爽快的拍了拍他肩膀淡然道我和你说你真没必要往心里去不是你妹妹不够优秀实在是我身不由己就算没法促成婚事咱俩还是好兄弟以后我有一口肉吃就绝对有你口汤喝扶苏是欲哭无泪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好卓草有这样的觉悟那肯定更省事可偏偏次次是不按套路出牌总能打乱他们的计划那沛县的吕雉吕媭呢你怎么又知道英布说的草额我与吕氏只是合作关系他们可是反贼啊你这格局太低了卓草鄙夷的望着他淡淡道当初郑国自韩入秦游说建议引泾水东注北洛水为渠企图疲秦勿使伐韩中作而觉秦欲杀郑国郑国曰始臣为间然渠成亦秦之利也秦以为然卒使就渠渠就用注填阏之水溉泽卤之地四万余顷收皆亩一钟於是关中为沃野无凶年秦以富强卒并诸侯因命曰郑国渠“倒么点够谁喝?让隔壁瞧见还以为喝起呢。再来坛坛!”
  
  “小草军中可能酗酒。”
  
  “怕毛?干!”
  
  卓草端起酒樽吨吨吨灌大口。现在就虱子多怕咬在军中被多次点名批评。前久蒙恬心血来潮说要训练男子气概让练习骑马射箭。
  
  然后……然后就没然后。
  
  “卓君书准备什么时候写?”
  
  “写?”
  
  “……”
  
  “说写。”
  
  “原来如此。”
  
  扶苏已被卓草吓魔怔。
  
  “别急先把账算明白。”卓草笑呵呵道:“等账目清咱们再说书事。记住想法子给省点油水出来。辛辛苦苦跑来可能到头来还亏钱。”
  
  “……”
  
  扶苏牙齿咬嘎吱嘎吱作响。
  
  很明显卓草又让做假账。也有原则种事放之前绝对可能会做而且会依书直说。该怎么记录就怎么记录。可现在没办法来求卓草办事只得退步海阔天空。
  
  况且也算违反秦律。
  
  要违反那也秦始皇带头违反!
  
  破格让卓草担任护军都尉明摆着就要给捞油水。卓草搞钱手同样东西总能物尽其用将价值充分发挥出来。官换谁来当总归会动手脚。倒如让卓草当哪怕真贪们心里头也都有数而且账目上还会出问题。
  
  卓草凭自己本事搞钱当然没事。
  
  嬴阴嫚听着两对话听得目瞪口呆。如此堂而皇之要捞油水怕整大秦都独此份。难怪说左丞相李斯对卓草恨得牙痒痒就冲钻空子手段换做旁怕连骨灰都被扬!
  
  ……
  
  觥筹交错已子夜时分。
  
  即便扶苏酒量差也有些醉意。至于嬴阴嫚更干脆直接睡在卓草床榻上闹得相当尴尬。才刚见面就给暖床?
  
  寒风瑟瑟扶苏醉意则醒几分。望着站在旁边卓草忍住道:“卓君些事其实先前就曾想说过只未曾找到合适机会。今日带妹妹来此其中缘由想来知道。”
  
  “嗯知道。”
  
  动动脚趾都能猜到大冬天么老远跑过来就为来瞻仰帅气面容?
  
  “卓君也时候考虑自己生大事。孟子云:孝有三无后为大。已及冠而且也算功成名就再考虑些事想必汝翁也会着急。”
  
  扶苏话就半真半假。
  
  事实上秦始皇真很着急!
  
  卓草瞥眼面露无奈。苏荷找说事时候往往都称呼卓君私底下闲来无事那都用小草来称呼。
  
  “觉得没读过书骗?”
  
  “啊?”
  
  “孟子所谓无后可没后代意思。”
  
  “咳咳咳……”
  
  扶苏顿时尴尬已。
  
  果然卓草还真骗!
  
  “催事搞定?”
  
  “当然!”
  
  “那咋没瞧过妻子?”
  
  “想做什么……”
  
  扶苏眼神当即就变想到关于草贼妻说法背后就感到有些发凉。见两眼放光盯着自己看扶苏顿觉妙。
  
  “就问问能干啥?”
  
  “咳咳!”
  
  “对!听到什么传言?”
  
  “没有没有……”
  
  “行那书自己写!”
  
  扶苏顿时苦着脸无奈道:“如今咸阳可都在传说什么草贼妻。也因为事所以汝翁想着赶紧把婚事敲定堵住些嘴。”
  
  呸!
  
  称呼怎就么别扭嘞?
  
  汝翁汝翁分明吾翁!
  
  “草!!!!”
  
  卓草那凄厉怒吼声响彻北地大营。
  
  “有刺客!有刺客!”
  
  “快来保护都尉!”
  
  话音落下蹭蹭蹭十几道影自四面八方杀来将卓草团团包围在内。都拔剑持盾把卓草保护密透风。
  
  “……”
  
  “……”
  
  “……”
  
  也蒙恬意思。
  
  面对手无缚鸡之力卓草蒙恬只觉得心累。本想栽培卓草让有自保本事结果却令大失所望。为保护卓草蒙恬甚至把自己亲兵安排给防止有刺杀。
  
  匈奴傻子两部落被灭肯定也会得到消息猜都能猜到秦干。那么很可能会派遣匈奴勇士来捣乱。除开保护卓草外蒙恬现在日夜都派看守着辎重防止被把火全给烧。
  
  “行们撤!”
  
  “唯!”
  
  ……
  
  卓草无奈看向扶苏“所以都爹意思?”
  
  “。”
  
  “那爹也同意?”
  
  “同意……”
  
  秦始皇恨得赶紧生米煮成熟饭能同意?
  
  “嚯爹么看得起?”
  
  “当然!”
  
  “可惜……”
  
  “可惜什么?”
  
  卓草摇摇头遥望远处夜幕星河感慨道:“小苏爹懂还说怎么也懂?并非自夸只以现在身份地位很多事都必定身由已。包括蒙恬也说过迟早都会被皇帝赐婚迎娶公主。虽说太喜欢那些刁蛮公主可却也没别法子。”
  
  若孑然身想跑路就能跑路。可背后还有卓氏牵连到们可就麻烦。若如刘季那般为成大业能顾亲眷安危那也卓草。
  
  “……”
  
  “恕直言妹妹。长得也错只们俩适合。要现在娶妹妹怕用多久还得把她给休。毕竟公主相信能明白。”
  
  握棵大草!
  
  扶苏脸憋得通红犹如吃苍蝇屎。恨得现在就告诉卓草您老娶得就公主啊!
  
  也怪们自己非要搞么出。早知如此干脆就等北伐结束后秦始皇就顺势赐婚给卓草直接百。现在嬴阴嫚已经暴露显然只能再换公主。
  
  同辈里面与嬴阴嫚关系最。因为两母妃皆来自楚国私底下来往也比较密切。有时候嬴阴嫚也会帮照顾芈夫毕竟扶苏身份摆在没法经常在后宫转悠。
  
  唉!!!
  
  “小苏咋?”见脸色对卓草爽快拍拍肩膀淡然道:“和说真没必要往心里去。妹妹够优秀实在身由己。就算没法促成婚事咱俩还兄弟。以后有口肉吃就绝对有口汤喝。”
  
  扶苏欲哭无泪知该哭还该笑。卓草有样觉悟那肯定更省事可偏偏次次按套路出牌总能打乱们计划。
  
  “那沛县吕雉吕媭呢?”
  
  “怎么又知道?”
  
  “英布说。”
  
  “草……”
  
  “额?”
  
  “与吕氏只合作关系。”
  
  “们可反贼啊!”
  
  “格局太低。”
  
  “??”
  
  卓草鄙夷望着淡淡道:“当初郑国自韩入秦游说建议引泾水东注北洛水为渠企图疲秦勿使伐韩。中作而觉秦欲杀郑国。郑国曰:始臣为间然渠成亦秦之利也。秦以为然卒使就渠。渠就用注填阏之水溉泽卤之地四万余顷收皆亩钟。於关中为沃野无凶年秦以富强卒并诸侯因命曰郑国渠!”
“倒这么点够谁喝的?让隔壁的人瞧见,还以为我喝不起呢。再来一坛,一人一坛!”
  
  “小草,军中可不能酗酒。”
  
  “怕个毛?干!”
  
  卓草端起酒樽,吨吨吨的灌了一大口。他现在就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在军中被多次点名批评。前不久蒙恬心血来潮,说要好好训练他的男子气概,让他练习骑马射箭。
  
  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
  
  “卓君,这书你准备什么时候写?”
  
  “不你写吗?”
  
  “……”
  
  “我说,你写。”
  
  “原来如此。”
  
  扶苏已被卓草吓魔怔了。
  
  “你别急,先把这账算明白了。”卓草笑呵呵道:“等账目清了,咱们再说书的事。记住了,想法子给我省点油水出来。我辛辛苦苦跑这来,可不能到头来还亏了钱。”
  
  “……”
  
  扶苏牙齿咬的嘎吱嘎吱作响。
  
  很明显,卓草又让他做假账。他也是有原则的人,这种事放之前他绝对不可能会做,而且会依书直说。该怎么记录,他就怎么记录。可现在没办法,他是来求卓草办事,只得退一步海阔天空。
  
  况且,他这也不算违反秦律。
  
  要违反,那也是秦始皇带头违反!
  
  破格让卓草担任护军都尉,明摆着就是要给他捞油水。卓草是搞钱的好手,同样的东西他总能物尽其用,将价值充分发挥出来。这官换谁来当,总归会动手脚。倒不如让卓草当,哪怕真的贪了他们心里头也都有数,而且账目上还不会出问题。
  
  卓草是凭自己本事搞钱,当然没事。
  
  嬴阴嫚听着两人对话,听得是目瞪口呆。如此堂而皇之的要捞油水,怕不是整个大秦都独此一份。难怪说左丞相李斯对卓草是恨得牙痒痒,就冲这钻空子的手段,换做旁人怕不是连骨灰都被扬了!
  
  ……
  
  觥筹交错,已是子夜时分。
  
  即便扶苏酒量不差,也有些醉意。至于嬴阴嫚更干脆,直接睡在卓草的床榻上,闹得他是相当尴尬。这才刚见面,就给他暖床了?
  
  寒风瑟瑟,扶苏的醉意则是醒了几分。望着站在旁边的卓草,忍不住道:“卓君,这些事其实我先前就曾想说过,只是未曾找到合适的机会。今日带我妹妹来此,其中缘由想来你是知道的。”
  
  “嗯,知道。”
  
  动动脚趾都能猜到,大冬天的这么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来瞻仰他帅气的面容?
  
  “卓君,你也是时候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了。孟子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已及冠,而且也算是功成名就,再不考虑这些事想必汝翁也会着急的。”
  
  扶苏这话就是半真半假。
  
  事实上,秦始皇真的很着急!
  
  卓草瞥了他眼,面露无奈。苏荷找他说事的时候,往往都是称呼卓君,私底下闲来无事那都是用小草来称呼。
  
  “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读过书,好骗?”
  
  “啊?”
  
  “孟子所谓的无后,可不是没后代的意思。”
  
  “咳咳咳……”
  
  扶苏顿时尴尬不已。
  
  果然,卓草还真不好骗!
  
  “你催我,你的事搞定了?”
  
  “当然!”
  
  “那我咋没瞧过你妻子?”
  
  “你想做什么……”
  
  扶苏眼神当即就变了,想到关于草贼好人妻的说法,背后就感到有些发凉。见他两眼放光盯着自己看,扶苏顿觉不妙。
  
  “我就问问,我能干啥?”
  
  “咳咳!”
  
  “不对!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
  
  “没有没有……”
  
  “行,那书你自己写吧!”
  
  扶苏顿时苦着脸,无奈道:“如今咸阳可都在传,说什么草贼好人妻。也因为这事,所以汝翁想着赶紧把你的婚事敲定,堵住这些人的嘴。”
  
  呸!
  
  这称呼怎的就这么别扭嘞?
  
  汝翁汝翁的,分明是吾翁!
  
  “草!!!!”
  
  卓草那凄厉的怒吼声,响彻北地大营。
  
  “有刺客!有刺客!”
  
  “快来人保护都尉!”
  
  话音落下,蹭蹭蹭的十几道人影自四面八方杀来,将卓草是团团包围在内。个个都是拔剑持盾,把卓草保护的是密不透风。
  
  “……”
  
  “……”
  
  “……”
  
  是的,这也是蒙恬的意思。
  
  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卓草,蒙恬只觉得心累。本想好好栽培卓草,让他有个自保的本事,结果却是令他大失所望。为了保护好卓草,蒙恬甚至把自己的亲兵安排给他,防止有人刺杀。
  
  匈奴不是傻子,两个部落被灭肯定也会得到消息,猜都能猜到是秦人干的。那么,很可能会派遣匈奴勇士来捣乱。除开保护卓草外,蒙恬现在是日夜都派人看守着辎重,防止被人一把火全给烧了。
  
  “行了,你们撤吧!”
  
  “唯!”
  
  ……
  
  卓草无奈看向扶苏,“所以,这都是我爹的意思?”
  
  “是的。”
  
  “那你爹也同意?”
  
  “同意……”
  
  秦始皇恨不得是赶紧生米煮成熟饭,能不同意吗?
  
  “嚯,你爹这么看得起我?”
  
  “当然!”
  
  “可惜……”
  
  “可惜什么?”
  
  卓草摇了摇头,遥望远处夜幕星河,感慨道:“小苏,我爹不懂还好说,你怎么也不懂?我并非是自夸,只是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很多事都必定是身不由已。包括蒙恬也说过,我迟早都会被皇帝赐婚,迎娶公主。虽说我不太喜欢那些个刁蛮公主,可却也没别的法子。”
  
  他若是孑然一身,想跑路就能跑路。可他背后还有卓氏,牵连到他们可就麻烦了。若他如刘季那般,为成大业能不顾亲眷安危,那他也不是卓草了。
  
  “……”
  
  “恕我直言,你妹妹是个好人。长得也不错,只是我们俩不适合。我要是现在娶了你妹妹,怕是用不了多久还得把她给休了。毕竟是公主,我相信你能明白的。”
  
  握了棵大草!
  
  扶苏脸憋得通红,犹如吃了苍蝇屎。他恨不得现在就告诉卓草,您老娶得就是公主啊!
  
  这也怪他们自己,非要搞这么出。早知如此,干脆就等北伐结束后,秦始皇就顺势赐婚给卓草,直接一了百了。现在嬴阴嫚已经暴露,显然是只能再换个公主。
  
  同辈人里面,他与嬴阴嫚关系是最好的。因为两人的母妃皆是来自楚国,私底下来往也比较密切。有时候嬴阴嫚也会帮他照顾芈夫人,毕竟扶苏身份摆在这,没法经常在后宫转悠。
  
  唉!!!
  
  “小苏,你这是咋了?”见他脸色不对,卓草爽快的拍了拍他肩膀,淡然道:“我和你说,你真没必要往心里去。不是你妹妹不够优秀,实在是我身不由己。就算没法促成婚事,咱俩还是好兄弟。以后我有一口肉吃,就绝对有你口汤喝。”
  
  扶苏是欲哭无泪,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好。卓草有这样的觉悟那肯定更省事,可偏偏次次是不按套路出牌,总能打乱他们的计划。
  
  “那沛县的吕雉吕媭呢?”
  
  “你怎么又知道?”
  
  “英布说的。”
  
  “草……”
  
  “额?”
  
  “我与吕氏只是合作关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